宜搜书屋 > 网游竞技 > 捕神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抢滩登陆


第一百二十七章抢滩登陆
“死了?”魏忠贤目光一呆,瞧着那名武当派的弟子被箭射死,嘴唇抖了抖,面对着冲虚道长悲愤的眼神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原本武当只来了冲虚道长一人,后来在姚广智利用舆论的言语逼迫中,冲虚道长不得不发信从武当召来了几名武艺最高强的弟子,如今还没有进入黑木崖,打头阵的武当派弟子便死了一位,对于正道人士的士气实在是有着巨大的打击。
那具尸体在长滩的水面上漂浮着,胸口未干的血迹在水中不断扩散,将附近的水面染红了一片。
对面,日月神教的弟子冷笑着收起长弓,平日里头,大伙儿不仅习练武艺,对于射箭也是十分娴熟的。
要说武林人士平时有练剑,练刀的,练枪的,十八般武器的都有,但是弓箭却是很少人去练。要练就是练暗器,什么飞蝗石、金钱镖、飞刀之类的,不但隐蔽,也能达到较远的射程,对于行走江湖那是大大有好处。而弓箭一般只有打猎的猎户,还有军队中的弓箭手才会下苦功去练习。
但是对于把守猩猩滩的风雷堂弟子来说,习练弓箭却是历代教主严厉要求的一项,大多数教中弟子也许只知道隔着猩猩滩便于用弓箭退敌,至于这项要求中是否还藏着其他的奥秘,这些最底层的日月神教弟子便不得而知了。
由于风雷堂的弟子长年累月练习弓箭,兼之各自又是武功好手,在臂力、目力、内功气力等方面比起寻常猎户和士兵便有优势的多,几年下来,风雷堂弟子中倒也产生了好几名神射手,方才一箭射死武当派弟子的便是其中之一。
这一箭射过后,猩猩滩两岸都陷入了寂静。
日月神教的弟子们开始弯弓搭箭,只等着哪名正道人士再施展轻功,跃到半空中后,齐齐将他射成刺猬。
方才那名武当弟子惨死的先例就在眼前,正道人手中许多自负轻功高强的一时间也不敢出手了,虽说是前来剿灭魔教,可是连魔教的弟子的身子都没碰到,就让人家给活活地射死,那实在是太憋屈了先前是没有料到对方竟会用弓箭,现在明知对岸有弓箭手,还逞强施展轻功过去,那就是在找死。一旦身体腾再半空没有借力点时,完全就是一个活靶子,那名倒霉的武当弟子就是榜样。
武林道义需要坚持,但是小命也是很可贵的。于是猩猩滩的另一侧,也陷入了沉寂的局面。只有少林方鸣老和尚括噪的诵经声在众人耳畔回荡。
“南无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这个老和尚双手合十,对着那名武当弟子尸体的方向念起了《往生经》。
一路上,姚广智本来也想通过方鸣,从少林寺再掏出点人来送死,没想到这老和尚油盐不进,一开口,就把自己说话的空间堵死了。那老和尚很有自信地说道,前来度化魔教中人,老衲一人足矣,不必再烦扰寺院的诸位师弟。
姚广智看着那老和尚老神在在地念着佛号,经过屡次的失败,觉悟出了两件事,一,这老家伙的辈分很高,少林寺中的首座长老在他口中都是师弟辈;二,这老和尚佛法精湛,整天开口慈悲为怀,闭口南无阿弥陀佛,在路上碰到不平事一上去就对人家宣扬佛法,他口中的度化魔教中人估计不是用武力度化,而是真的想靠唇舌来度化。
这老家伙
姚广智想到自己每每要去老和尚那里讨人手,最后总是听了一脑袋的佛法回来就觉得无比的憋屈,如今这老和尚担任少林代表,又是和武当一样作为的攻打黑木崖的先头人马,却只出口水不出力,恨得牙根又是痒痒。
“阿弥陀佛,对面的诸位施主一身杀戮,罪孽深重,就让老衲来度化你们吧。”方鸣老和尚念完《往生经》,又开始念诵《般若波罗密多心经》,一字一句很是清楚,竟然能透过长滩,把声音送到众日月神教弟子的耳中。
这老和尚内力深厚得可怕姚广智咬着牙看着隐藏的很深的老和尚,每发现一处对方拥有高强武学修为的迹象,自己就越气愤,但又无可奈何,这老家伙铁定武功很高,却从不出手,简直就是一个撬不开缝的榆木疙瘩。,
姚广智光顾着在那里琢磨着如何压榨少林寺方鸣的武力,根本就没去注意一件事情。那就是,每当方鸣念诵经书时,那些方鸣要度化的人,便会呆在那边,似乎真的被佛法感染,一时间升起慈善的念头,放弃正在作恶的事情,这其中,明显包含了很高深的惑人心神的功夫。而且就在方鸣老和尚对着猩猩滩对面的那些日月神教的弟子念诵时,那声音十分清晰的在每个日月神教弟子的耳畔回响,撞击着他们的心神,若是这时候有武林人士再次施展轻功过去,可以说根本不会有日月神教的弟子弯弓搭箭阻拦。
可惜,姚广智根本没有注意到这点。一看到方鸣老和尚就让他恨得牙根痒痒,那是面对着一座宝山,却无法开采的憋屈。
“总有一天,我会逼着你这老家伙出手的”姚广智看了看猩猩滩对岸手持弓箭的日月神教弟子,又瞧了瞧自己这边,决意撤退了。
“厂督大人,想进入黑木崖就得先通过这猩猩滩,对岸已经有了防备,想凭借着轻功过去那是不可能了,我们还是先回去找渔民借一些小船吧。”姚广智叹息了声,抬头对魏忠贤道。
魏忠贤的狭长的眼睛眯着,愤愤然地看了对面好几眼,终于挥手下令让众人返回客栈商量对策。
众正道武林人士,开始调转马头准备回去,只有方鸣老和尚觉得自己念经的时间过短,还想留下来多念会儿经书,度化对岸的那些满身杀戮的日月神教弟子,在姚广智的几次催促下,老和尚也只好摇摇头,跟着大家一块儿回客栈去了。
在方鸣老和尚离开后,猩猩滩对岸的那些日月神教弟子才恢复过神智,只觉得刚才陷入了一种飘飘然的空灵境界,好像真的吧那个诉说什么慈悲为怀的佛经给听进去了一些,奇怪真是奇怪在刀口舔血的自己怎么会听得进去这种东西,有几名弟子脸带惭愧,刚才差点就被那老和尚给蛊惑了,什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屁话,都是些屁话那几名弟子摇晃着脑袋,想努力把听进去的佛经从脑海中甩掉。
平定客栈中,魏忠贤右手狠狠一拍案几,面色愈发阴沉,恨恨道:“废物,废物,这帮武林豪客统统都是废物气死咱家了”
“一路上吃咱家的,喝咱家的,却不听咱家的号令,只会闹事,给咱家丢脸,连个小小的滩都过不去,去,让那些武林豪客给咱家找船只去”魏忠贤吩咐一个手下出去跟正道人士沟通。
通过墙壁内暗藏的竹筒,平定客栈的另一间屋子里,白虎堂长老上官云第一时间获得了这个消息,登时冷冷一笑道:“想找船只过猩猩滩?来人”
“长老,有何吩咐?”
“马上传令城中各处联络点的弟兄,把城中有渔船的渔民都给我监视起来,让他们不得借任何船只给上门的人等等,把那些船只都给我先缴获到总坛里,免得那些正道派人士出手强抢。”
三盏茶的时间过去了,魏忠贤端着茶杯等得有些不耐烦,起身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小六子,你说那些正道人士怎么去那么久,不就是到一些渔民家中借船雇佣他们过个猩猩滩吗?现在咱家给他们钱,让他们去找船只......对了,小六子啊,他们船只找得如何了?”
魏忠贤看向身边那个幼时听过大书的太监,那年轻太监名字叫做小六子。
小六子出去了下,回来了,摇了摇头。“他们还没有回来?”魏忠贤问道。
“回厂督,出去雇佣船只的正道武林人士都回来了。”小六子的神色很古怪。
“那.......”魏忠贤大喜道:“他们都把渔民和船只带回来了吗?”
“回厂督,他们人是回来了,却没有带回来任何东西。他们说,那些渔民要不就是说船只坏了,要不就是已经被人借走了,有几位五岳剑派的弟子甚至去城中停放渔船的地方查看了遍,那儿确实一条船只都没有。”
“废物,都是废物”来回踱步的魏忠贤停下来,坐回椅子上,看着小六子道:“咱家信不过那帮武林人士,你找几个人再去那些渔民家一趟”,
竹筒的另外一头,上官云眉毛挑了挑,冷笑道:“找去吧,找多少遍都没有用,那些船只早就被老夫派人收缴了,看你们从哪里变出船只来”
“上官兄弟,依我看,这些船只不如给正道人士的好。”一个豪迈的声音蓦地在上官云耳畔响起,把后者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竟然有人能够无声无息地欺进自己身旁而不被发觉?
那人哈哈一笑,自顾自地搬了把椅子在屋子里坐下,冲上官云道:“上官兄弟,你我多年不见,当年你只是白虎堂一名执事,如今荣升本教的十大长老,真是可喜可贺啊。”
“任,任,任.......教主?”上官云口中迟疑了半天,还是把“教主”两个字说了出来,毕竟任我行担任过神教的上一任教主,这么称呼也没有错误。
“上官兄弟这些年来没少为东方不败办事吧?”任我行坐在椅子上,微微一笑,伸手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
早就听说任我行从水牢里脱困而出,有意重夺教主之位,如今又找上自己,还直接质问自己背叛他为东方不败办事.......上官云的手心里冒出了冷汗,脖子后有些发凉,不由得咽了口唾沫。
“不知任教主找在下有何事情?”上官云的右手本已经偷偷摸在腰间的兵器上,猛地看到任我行瞥过来的那眼似笑非笑的眼神,立马缩了回去,心中暗骂自己晕头了,对方虽说被东方教主囚禁在水牢十年,可那也不是自己能够对付的,刚才还想出手擒住任我行,真是......利欲熏心了,光想着擒获任我行能得到的好处。
上官云深深吸了口气,把手放在了案几上。
“上官兄弟,不必紧张,我来你这里也不逼你什么,只是想说几句话。”任我行呵呵道,举起手中的茶杯,一口饮尽,接着徐徐道:“如今的日月神教,杨莲亭专权,闹得我教离心离德,东方不败却听之任之,上官兄弟心中就没有怨言?”
看着上官云张着嘴巴,想要说话,任我行挥手止住他道:“上官兄弟,先听我说。”
“上官兄弟武功比贾布高,入教资历也较他为深,但杨莲亭却让贾布担任青龙堂长老,上官兄弟却只是白虎堂长老,排名反在其下,若我重新取得教主之位,这青龙堂长老的位置就是上官兄弟的了。”任我行的看着上官云眼底掠过的那一抹炽热,知道自己说中了他的心事,满意地笑了笑。
“还有,我今天来这,还有一件要紧事,不管上官兄弟是站在我这边,还是东方不败那边,这件事若是能做成,对我们都有好处”任我行沉声道。
“请任教主细说。”上官云脸色也是一肃。
“不管怎样,你我都是日月神教的人,共同的敌人都是正道人士,听说此次各大名门正派精英弟子倾巢而出,想要剿灭我x月神教.......”任我行眼里利芒一闪,右手缓缓在举起在脖子处一比划,“趁着这个机会,我也准备让那些平日里满嘴仁义道德的家伙全部葬身于此”
“任教主有何高见?”上官云听到这里,心里松了口气。
“船只还是要借给那些正道人士的,不借给他们又怎么骗他们上船呢?而且还要创造条件引开猩猩滩对岸的兄弟,让他们有机会渡猩猩滩”任我行徐徐道,看着上官云吃惊的眼神,哈哈一笑:“上官兄弟,船只给他们,但是那些渔民可以找教中熟悉水性的兄弟来冒充,而且隔着一条长滩,弓箭又射不到那么远的地方,跟正道人士正面打斗,我教也要付出极大的伤亡,你说等把那些正道人士弄上船,把他们送到对岸兄弟射箭可以射到的地方,到时扮演渔民的弟兄跳入水中,剩下一船活靶子,那不是很妙的一件事情吗?”
“教主......高见”上官云这回倒是发自肺腑道。
“这件事就交给上官兄弟去办了,关于另一件事,我希望上官兄弟好好考虑下。”任我行深深看了上官云一眼,施展开轻功,离开了平定客栈。
“来人”上官云拉了下墙壁上的一个铃铛,顿时有人进来。,
“通知城中各处联络点的弟兄,计划有变,让他们找几个人熟悉水性的人扮作渔民,务必利用各种途径让正道人士雇佣他们”
“是”
看着那名日月神教的弟子出去,上官云的嘴角也露出抹笑意。
又是三盏茶的时间过去了,竹筒的另一边再次传来声音。
“小六子,事情办得怎么样了?”又尖又细的嗓音响起,魏忠贤看着手下太监终于回来了,赶忙问道。
“回厂督.......”小六子这次的神色更加的古怪,皱着眉头,还是如实禀报道:“厂督大人,派出的人手都找到了渔民,他们也都答应帮忙载我们过猩猩滩,而且他们还献上了如何过滩不被发觉的建议。”
“哦?那太好了”魏忠贤喜出望外,“咱家就知道,咱家手下的个个有料,能办事那些武林人士统统都是废物”
“小六子,快去把姚大师请过来,咱家要和他商量如何一举攻下黑木崖”魏忠贤很是豪气地一挥手道。
“是,厂督”小六子退了出去,依然皱着眉头,小声嘟囔着什么,若是仔细听去,小六子在说的是:“不对劲,不对劲,小时候,说书的讲过事出反常必有妖,不可能那些武林人士前脚去渔民不借船只,我们后脚去,他们就借了,那些经常跑江湖的人都没有本事借到船只,我们这些刚出京城的哪有什么本事,不过厂督正在兴头上,咱要是说出来,他老人家肯定不高兴.......”
不一会儿,小六子带着姚广智来到了魏忠贤的屋子里。
“姚大师来了,小六子,赶紧给姚大师看座沏茶。”魏忠贤心情十分的舒畅,自己手下办成了武林人士都没办成的事,这不是给自己长脸吗?
“姚大师,咱家告诉你件好事”魏忠贤喜滋滋地把刚才的事情一说,很是得瑟地看向姚广智。
姚广智听后,眉头也和小六子一样,皱了起来,很显然,他也想到了其中的不妥之处。
“小六子公公,那些渔民有说出让我们过去不被发现的法子了吗?”姚广智问道。
“回姚大师,那些渔民曾经私自在猩猩滩中捕鱼,发现对岸的日月神教弟子在换岗的时候会出现一小段时间无人看守的空隙,他们说,可以在这个时候偷偷载我们过去,不过要给双倍的雇佣金,还要保证他们的安全。”
“那段时间是在什么时候?”姚广智继续问道
“大约是在晚饭时间前后。”小六子仔细回想了下从渔民那问到的东西,很肯定地说。
“厂督大人,你的意思是.......”姚广智看着魏忠贤,想先了解下这位太监头头的心里打算。
只见魏忠贤舔了舔嘴唇,很是兴奋道:“咱家决定了,就按那些渔民说的办,不就是多给些钱吗,。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看来只要给钱,这帮渔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连地头蛇日月神教都不怕了”
“那,厂督,万一那些日月神教的人提前换岗回来了呢?”姚广智很委婉地问道,他其实想说的是,万一这是个阴谋,日月神教的人在那时候杀出来怎么办?
“姚大师过虑了,猩猩滩那边有没有人,一眼看过去不就清楚了,到时候让船家开得快点,只要我们到了对岸,那些个日月神教的弟子便无可奈何啦”魏忠贤嘿嘿笑着。
看着魏忠贤急功近利的表情,姚广智叹了口气,看来这太监目前说什么他也听不进去了,希望到时候能顺利过去,不会出现意外状况。
姚广智坐了不到一会儿便告辞离开了屋子,为了预防万一,他觉得自己还是先去街上的兵器铺买件软甲套着,买个买个面罩带着比较有保障,万一真是日月神教的阴谋,自己也能保住小命,至于其他人,姚广智却是没有义务提醒他们这点。
夜幕渐渐开始低垂,猩猩滩的另一头,几只渔船从上游偏僻处鬼鬼祟祟的摸了进来,悄悄停泊在了那里,接着窸窸窣窣的声音响动,大批武林人士也从暗处轻手轻脚地走出来,在渔民的招呼下,准备登船了。
蓦地,只听得一声叫喊传来:“喂,等等”,
众人皆是一惊,抬眼一瞧,只见远处碎步疾跑过来一行人,为首的那人带着一个银色的面具,左边是一位须发花白的老者和一位身披黑色斗篷的人,右边一个和尚还有一个长的贼眉鼠眼的家伙。
这五人跑到近前,一看暗处的许多人也愣住了。
方才只是看到船只的影子,好不容易找到了能渡过猩猩滩的便捷方式,刚才还在是不是要要用轻功渡河,可是自己这边似乎只有风清扬老头有这本事,自己三人的轻功还没有这么厉害,龙凡正在犹豫中,突然瞥见了远处水面上似乎有船只的影子,松了口气,急忙跑过来。
这五人就是龙凡、乌龙和尚、零零黄、风清扬还有马三保了。
来到近前,看见这么多人,龙凡也是一愣,这么晚了,怎么聚集了这么多人?接着,龙凡就瞧见熟悉的黑色披风打扮的东厂太监们簇拥着魏忠贤和姚广智过来了。
这两人刚才听到声响,也是一惊,以为被发现了,近前一看,原来是熟人。
魏忠贤朝着龙凡微微拱了拱手道:“属下见过王大人,王大人怎么只带了四个人过来,莫非想凭着这几个人就想打下黑木崖吗?”
魏忠贤说话毫不客气,丝毫没有把这个顶头上司放在眼里,更多是把目光投向了自己的竞争对头,西厂的厂督马三保。
姚广智也是上前拱了拱手,脸上依旧带着招牌式的温煦笑容道:“王大人最近可好,若是想前往黑木崖,小僧便顺路搭载王大人一把。”
虽然看到龙凡只带了这几个人手,姚广智心中却是隐隐有些不安,先前的系统公告提醒玩家,大明江湖已经正式有官府势力介入,而且是王小五开启的,这家伙到底这段日子里干了什么事情,能让系统发布公告?
“那就多谢姚兄了。”龙凡直接跟姚广智打招呼,把魏忠贤晾在了一旁,既然这死太监不鸟大爷,大爷何必鸟你?大爷的官职可是比你高,如今的实力也不差了,咱们走着瞧
魏忠贤看着龙凡五人径直从自己身边走过,看不不看自己一眼,顿时气得满脸青紫。
正道武林人士们慢慢都上了船只,由于找到的船只只有五条,一部分人便留在了客栈里头接应。
船只慢慢地开始移动,龙凡等人站在船头吹着凉风,看着艄公把竹竿往水里一撑,荡起一阵波纹,向对岸慢慢划去。
半饷过去,船只逐渐加快了速度。
风清扬在船头,看着周围的景物,一瞥那艄公,眼睛登时一定一缕利芒爆出,却是发现了不妥。
“王大人”风清扬运起内力,束音成线直接送到龙凡的耳中,“小心,那些渔家,他们都是练家子”
风清扬的话音刚落,船只已然过了猩猩滩的一半。
ps:感谢“七匹狼☆老六行”打赏100币
有史以来的最大章奉上,希望大家喜欢,嘿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