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搜书屋 > 网游竞技 > 捕神 > 第六十四章 掌门齐聚!(第二更)


第六十四章掌门齐聚!(第二更)
大伙看着任平生跑上跑下,拿出各种尺子在不停地测量,在地上写着一些除了他自己谁也看不懂的符号计算着,一会儿站在原地发呆,一会儿抬头看着天发呆,却也都帮不上忙,只能在一旁好奇地看着传说中的风水师是怎么干活的。
比起前山的刀光剑影,少室山的后山脚却是十分的幽静,林间鸟鸣阵阵,潺潺的溪水从山上直冲而下,小溪旁边就是龙凡一行人。
良久,任平生放下了手中的工具,看着一脸期待的众人,说了一句让大家既激动,又想把这家伙掐死的话。
只见任平生歪着脑袋,看着地上的鬼画符,闭目沉吟了片刻,开口了:“有个好消息”
“找到密道了?”乌龙和尚激动地就想抱着这家伙啃一口。
“不,我终于确定了一件事情,少林的那条密道真的是依据风水格局修建的。”任平生的表情也很激动,却让大伙看了有种掐死他的。
“既然确定了那密道符合风水格局,你这小兔崽子跟着曲洋学了那么久,要是不给老子把密道弄出来”任我行开始施加压力,虽然没说后果怎样,但从小就熟悉这位叔叔性格的某人浑身就是一哆嗦,二话不说,加紧了手中的捣鼓速度。
半饷后,任平生来到小溪边上的中游段附近,用手一指水面,语气很是肯定道:“密道入口就在这里。”
“冬天,小溪上游断水,就会露出河床,这河床地下有几个天然形成的洞穴,少林寺密道的出口就在这里,现在是夏天,那出口自然被溪水掩盖住了。”任平生把自己的一番推算娓娓道来。
“下水吧。”任平生说道,为了表示出对自己推算结果的自信,第一个跳入溪水中,朝着密道出口的大致方向游去,一个猛扎子潜下水去的任平生片刻后再次冒出头来,脸上兴奋无比道:“下面果然有洞口”
扑通、扑通、扑通
众人争先恐后地扑向了水面,荡起一朵朵水花,唯一不会水的零零黄再次嘿嘿一笑,从百宝箱里掏出一件怪模怪样带着面具的衣服穿上,也跳入了小溪之中。
黑漆漆的地下通道散发着潮湿的气息,没有一点光亮,刚进来的众人靠着墙壁,摸索着一寸一寸地前进。方才入水的过程中即便是有人身上带着火种,也被溪水弄湿了。
“他祖母的,没有火把,这滋味实在是憋得慌”任我行运功烘干身上的衣服后,顺手也把火种烘干了,但是眉头依旧紧紧皱着,有了火种没有木头也是无济于事。
“任教主,麻烦你烤干几件衣服,把它们烧了暂时用下。”龙凡提出了一个很奢侈的建议。一件衣服可是远比木头贵多了,虽然材质也属于易燃物,但是燃烧的时间只有一会儿。
众人把自己的外衣脱下,交给任我行烘干后弄出了几个“火把”,勉强照亮了身体四周的地面。但是路还没有走完,那些个“火把”全部燃烧成为了灰烬。
骂骂咧咧声中,众人继续靠着墙壁向前摸索,行了不到一会儿,突然,一阵破风声飒然响动,似乎有沉重的物体当头砸来。
眼看着倒霉孩子任平生就要被那物事砸得脑浆迸裂,任我行闪电般地拍出一掌,当一声嘹亮的金属铿鸣声回响在通道里。
众人还未定下神来,只听得四周无数的破空声传来,个个脸色苍白,玩家们蓦然想到了原著这密道里应该存在着一百零八个铁人,想必这就是了。
此时,叮叮当当一阵响,却是令狐冲拔出宝剑,凭借着独孤九剑挡下了铁人的攻击,任我行跟着运足了内力,也准备把那些烦人的铁疙瘩拍毁,队伍里却有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开口了:“且慢”
“我有办法拆除这个机关。”“暴力解决太没有艺术性了”
两人又是不约而同地开口道。
任平生和零零黄对视一眼,各自露出惺惺相惜的表情,知己啊,那些个只懂得凭武力的莽夫又怎么懂得机关之术的奥妙?,
在两人的合力下,众人有惊无险的过了一百零八个铁人的大阵,终于来到了通向少林寺内达摩堂的密道入口处。
吱呀吱呀,达摩的塑像慢慢地开始转动,铁板升起,露出一个洞口,众人刚刚冒出头来,立刻全傻了
“阿弥陀佛”一声嘹亮的佛号传来,声音略显苍老却是中气十足,听得出这人的内功十分精湛。
只听得那声音继续道:“老衲听闻觉悟说,在某本经书上有记载,达摩石像底下有个密道,日月神教众人很可能会从密道中出来,老衲原本不信,一来觉悟说不出这本经书的名字,二来,即便真的有这本经书的存在也不大可能落入日月神教的手中,如今看到这个达摩石像竟然会动,下面竟然真的露出了一个洞口,你们又从里面出来,老衲不得不相信觉悟所说的话了”
旁边一人也轻笑了声道:“方正大师,达摩老祖乃少林寺的祖师,不论在武林或在佛教,地位均甚尊崇。别说你们少林僧人,就是武林中人遇到达摩老祖的石像,也决不敢稍有轻侮,碰都不敢碰下,又怎会料到石像下面竟然藏着一条密道呢?”
“冲儿?”一个女声欣喜地惊呼道:“你怎么在这里?”
令狐冲看到那个熟悉的面孔也是激动异常,刚想上去,只听得另一个声音冷冷道:“魔教的任大小姐在这里,他怎会不来,人家早已经是魔教的乘龙快婿,你说他为何不能出现在这里?”
“师,师父.”令狐冲原本满腔的兴奋与激动被岳不群的这一番话语,有如冷水般泼灭,愣在了原地。
“师父,任大小姐有大恩于我,他为了我被囚禁在少林,我岂可不来?”令狐冲解释道。
听到令狐冲的这话,一人叹了口气,说道:“可惜,可惜。好好一个年轻人,一生前途却为女子所误。你若不堕邪道,这华山派掌门的尊位,日后还会逃得出你的手掌么?”
“解风,不去你那乞丐窝里好好呆着,来这里说什么屁话”任我行瞧着令狐冲手足无措的样子,大声道:“华山掌门,有什么希罕?将来老夫一命归天,日月神教教主之位,难道还逃得出我乘龙快婿的手掌么?”
这些人每一个一开口,龙凡等人的脸色便是苍白一分。
起先开口的是少林掌门方证大师,随后自称老道的那人是武当冲虚道人,紧接着华山掌门岳不群和夫人宁中则看见令狐冲,一个关心,一个明显冷淡甚至有仇视之意,再接着丐帮帮主解风也发话了。不说是否还有其他人,单单开口的这几位,任何一个放到江湖上都是一方武林巨臂,如今竟然齐齐聚集在达摩石像旁,等着自己
方证大师看着任我行和向问天,双目精光一闪,双手合十,开口了:“原来是任施主和向左使,另外几位想必也是你们日月神教中人,几位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见教?”
“我说方证秃驴啊,你这并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吗?”任我行鼻孔冷哼道:“老子的宝贝闺女被你关在这破庙里,老子能不来吗?至于令狐小子,他的未婚妻被你们这些秃驴囚禁,万一有哪个不守清规戒律的和尚碰了我那如花似玉的宝贝闺女一下,令狐小子不就吃亏了吗?他当然要来”
“话说老子不出江湖许多年,各大门派竟然都换了新面孔,都是江湖上的后起之秀,老子一个都不识得了,不知这几位小朋友都是些甚么人?”任我行语带轻蔑,很是张狂道。
方证大师却不动气,脸上依旧带笑道:“那,待老衲替两位好好引见下,这一位是武当派掌门道长,道号上冲下虚。”
“这位是泰山派掌门天门道长,这位是华山派掌门岳先生,这位岳夫人,便是当年的宁女侠,任施主想必知闻。”
“华山派宁女侠我是知道的,岳甚么先生,可没听见过。”任我行哈哈一笑,看着岳不群的面皮发青发紫,却丝毫没有留情,紧着又道:“还有一位左大掌门,老子以前是会过的。左冷禅,近年来你的‘大嵩阳神掌’不知道是朝着吃干饭修炼的呢,还是光顾着耍你那点伎俩,武功上只能喝稀粥了?”,
任我行在那里豪气冲天,面对着武林正道的各大掌门,口舌上极尽挖苦之意,龙凡等人的脸上却是失去了最后一抹血色。
“任教主,如今你重出江湖,自然又是一番血雨腥风,非武林之福,令爱为了救令狐少侠,自愿在少室山居住,,老衲自是答允,如今几位既然来了,你们便在少室山上隐居,大家化敌为友。只须你们几位不下少室山一步,老衲担保无人敢来向几位招惹是非。从此乐享清净,岂不是皆大欢喜?”方证大师肃穆道,似乎连龙凡等人也想留在少室山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