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武侠仙侠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六一章 至暗时刻(2)

夏威夷时间2024年12月18日,下午1时。距离圣诞节还有7天。
珍珠港。
阳光普照,天空中正有C-17军用运输机在机场降落,机场之上也是一派忙碌景象,数不清的物资正源源不断的从飞机上卸载下来。
不远处,立着无数指向标的公路上正有一辆古董敞篷汽车正飞速奔驰,它越过了无数军用车辆,在“希卡姆空军基地”、“珍珠港海军基地”以及“星门太平洋战区指挥中枢”的十字路口,甩尾漂移,转向了“星门太平洋战区指挥中枢”。
漂亮的甩尾引来了附近在沙滩上全副武装巡逻士兵的口哨声和掌声,坐在驾驶座上的小黄毛斯特恩·金挥了下手,深踩油门,改装过的野马谢尔比发出了震天的怒吼,如同离弦的箭在空无一车的公路上狂飙而过。坐在副驾驶座秘书的迷彩军帽被狂风吹得飘了出去,阳光下露出一颗锃亮的光头。
“也许你该植个发,赫尔南德斯。”
“谢谢您的忠告,但我更希望您不要在开敞篷车。”
“在夏威夷不穿花衬衣,不开敞篷车,那还叫在夏威夷吗?如果是这样我还不如就呆在五角大楼那阴气森森的地方......”斯特恩·金挥了下手,“我现在唯一感到庆幸的事情就是战事没有发生在北边那些冷到叫人吃不下饭的地方.....我记得那一年‘克里斯钦菲尔德战役’就TM是个冷得要命的天气,你知道吗?我在房间里看片都冷到索然无味.....”
“房间里不该有暖气吗?”
“是,是有暖气,可你走出门,看你知道的,那种阴冷的天气对人的心情会有很大的影响,我每天出门都得穿的严严实实的,街上一个人都看不到,就算看到了也是和我一样穿的严严实实的倒霉蛋,那怎么会有兴致?”他看到了前面的检查站,开始减速,“还是夏威夷好,我喜欢夏威夷,喜欢这里的阳光,喜欢这里的牛油果汁和果味牛排,还有这里穿着草裙的棕色皮肤姑娘,她们奔放热情,让人觉得世界充满爱......”
赫尔南德斯撇了下嘴说:“我觉得只是我们镁国充满爱,其他的国家不见得.....”斯特恩·金踩死刹车,掏出了自己的证件,递给了正在像他敬礼的天选者军官,在登记完之后,又被检查站的门禁扫描仪一番扫描,才进入了后面的隔离区。
在这里他还不能直接前往“星门太平洋战区指挥中枢”,必须在隔离区换乘内部车辆才能前往位于海湾不远处的白色大楼。全景天窗的电动车又过了一道岗哨才进入指挥中枢。白色大楼的一层就像是游客中心,有不少商店、餐馆和酒吧,但现在这些经营场所的门却紧闭着。
拐了个弯,便能平视整个珍珠港,不远处的码头上停泊着不少军舰,天线和炮管密密麻麻,时不时飞机的啸叫就会划破晴朗的天空。
电动车停在了白色大楼的入口屋檐下,车门自动滑开,斯特恩·金下了车刚要往门里走,却被站在门口的两个机械战警般的载体半机械人士兵拦住了,他们同样穿着星门天选者的制服。
“长官,抱歉,您必须得穿制服才能进入。”
“哦~不!”斯特恩·金挥了下手,“我上次来都不需要穿制服。”
“您上次来是什么时候?”
“1号还是2号.....MD,我这个狗屎记性,我不太清楚夏威夷时间是什么时候。”
“这个命令是艾杜邦神将在这个月2号接管了这里之后下达的。”脑袋上罩着头盔的半机械人说,“总之请您务必遵守。”
斯特恩·金转身就开始脱助手的外套,“抱歉赫尔南德斯,只能让你在外面等着了,你可以去海边坐坐,吹吹海风,看看舰艇上的水兵打拳击.....”
赫尔南德斯无奈的举起手,“长官,我就说您应该严肃一点。”
“我已经很严肃了,你瞧,最近我都没有喝我最爱的威士忌.....”他解开赫尔南德斯制服的最后一粒扣子,将它脱了下来,“这比让我不看片还难受。”
赫尔南德斯敬了个礼,认真的说:“辛苦您了,长官。”
“有时候想想,P站和酒如果让我选一个必须戒掉,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选择.....”斯特恩·金将制服穿在身上,可助手的身材实在太苗条,他又实在太胖,根本就连手都伸不进袖子,他加大了力道,然后就发出了“嗤啦”的声响,袖子肩膀的连接处就裂开了一大道缝,他翻了个白眼无奈的说,“人生总是充满矛盾......FXXK.....”
“您该健身了。身体健康也很重要......”赫尔南德斯说。
斯特恩·金将衣服反了过来,将手从正面穿进衣袖,反穿在身上,摇了摇头说:“你不懂,到了我这个年纪,健身已经毫无意义,它并不能给你的健康带来太多的好处。”他走向了进口,瞥了眼两个机械战警,“这样行了吧?艾尔弗雷德那个老东西可没有规定制服一定得正着穿吧?”
两个机械战警面面相觑了一下,让开了身位,让斯特恩·金进了大楼。门口的检测激光扫将斯特恩·金从头扫到脚,正前方的玻璃门才向着两侧滑开。
斯特恩·金快步走进大楼,立刻就将身上的制服脱了下来,扔在接待处的台子上,对站在里面的红发女郎说道:“嘿!亲爱的,帮我缝补一下.....”他趿拉着人字拖,冲过了稀稀拉拉的人群,高喊着“紧急军情”,跑到了电梯口,进入电梯快速的按下了负九楼。
“嗡嗡嗡.....”声中,电梯飞速降落,开门之后一条三人宽的合金走廊里正人来人往,看到穿着花衬衫的斯特恩·金纷纷敬礼。斯特恩·金没有停留直奔走廊尽头的战略准备室,战略准备室里只开了几盏小灯,中间太平洋的全息地图亮着的,蔚蓝色的海洋区域发着柔和的蓝光,一群穿着星门将官制服的白人男性正围绕着全息地图窃窃私语。唯有站在最右侧叼着烟斗梳着大兵头神情冷峻的男性凝视着全息地图沉默不语,金色的神将麦穗肩章和胸口的第五神将徽章熠熠生辉。
斯特恩·金的眼神在第五神将的徽章上停留了一下,笑着说道:“艾尔弗雷德......下午好......希望你已经吃过中饭了,接下来可能我们一分钟的休息时间都没有。”
艾尔弗雷德·伊雷内·杜邦星门第五神将抬起头看向了穿着花衬衣的斯特恩·金,皱着眉头说道:“斯特恩,你该穿好制服在进来。”
斯特恩·金耸了耸肩膀说道:“我的制服刚才奔跑的太匆忙,然后绷烂了,现在正在楼上缝补呢!”
“那就请缝补好了你再过来。”艾尔弗雷德·伊雷内·杜邦低下头冷声说。
“别~艾尔弗雷德,我刚才收到了至关重要的情报,脚不沾地立刻就跑了过来,我敢说耽误一分钟,你都会后悔.....”
艾尔弗雷德·伊雷内·杜邦面无表情的说:“去穿制服,烂的也给我穿上。”
“FXXK!”斯特恩·金大声骂了一句,这一声叫整个战略准备室的士官都噤若寒蝉,所有人都缄默着抬头看向了穿着花衬衣的斯特恩·金,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没好气的说道,“我艹我自己.....”说着他飞跑出去了战略准备室,像只迷途的野猪窜过了合金走廊,上了电梯。
从接待处一脸懵懂的红发女郎手中抢过制服以后,他头也不回的说道:“亲爱的,我叫赫尔南德斯,下班之后也许我们可以深入的沟通一下如何撕裂衣服的技巧....”
斯特恩·金气喘吁吁的又进入了电梯,飞快的取消了其他人按下的楼层按键,“我的事情比较重要。”两分钟他后重新回到了战略准备室,将制服像是肚兜一样反穿着,大喊道:“这样总行了吧?”
叼着烟斗的艾尔弗雷德·伊雷内·杜邦再次看向了他,冷淡的说道:“说吧!什么事情!”“我在太极龙内部埋了一颗很深的棋子。”斯特恩·金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糟糕的是,他今天,也许该说是明天,不,准确的说是京城时间的19号,他可能被太极龙查到了......但幸运的是,我们还有时间做出反应......”
艾尔弗雷德·伊雷内·杜邦凝视着斯特恩·金,沉吟了一声问道:“多深?”
斯特恩·金微笑了一下说道:“神将......”
战略准备室瞬间鸦雀无声,无数道目光全都凝聚在了滑稽极了像个失智肥胖儿童的斯特恩·金身上.....
——————————————————————————
京城时间2024年12月19日,上午8时。
太平洋上已经过了中午。
濛濛细雨噼里啪啦的打在滚滚波涛间灰色的艨艟巨舰上,此时正有铁灰色的无人战机停在挡焰板的前方准备起飞,在举着旗帜的甲板调度员做出手势时,机翼上刷着太极龙标志的无侦八发出了尖锐的啸叫,单发的矢量涡扇发动机喷射出蓝色的火焰,在电磁弹射器的帮助下将速度拉满,宽阔的甲板上飞扬起白色的水雾,瞬间战机就冲到了甲板头部,越过了白色的“3”,冲向了沉沉的天幕。
雨水将天空和大海练成了一片,厚厚的云层中有隐约的雷点在滚动。甲板上还是有不少穿着太极龙制服的工作人员在做各种检查,即便是这种严酷恶劣的天气,为了防止出乎意料的事件,战机也得随时做好起飞的准备。武器、飞机、弹药全都要根据天气进行检修,此时不只是甲板,船舱内部的机库里工作人员更多。
白秀秀做完日常的战备检查工作,便在女娲的通知下去了指挥室,分高浪急,航母也在微微摇晃,但穿着白色制服和低跟鞋的白秀秀走在下载逼仄的走廊中却如履平地。很快她就抵达了指挥室。
落地舷窗外海浪翻涌烟雨蒙蒙,整个世界一片喧嚣的灰色,海潮拍打在舰身的声响清晰可闻。陈康神将正站在全息地图前和其他的士官有说有笑,看样子,这又将是和平的一天,星门没有发现伊甸园,很大概率远离核心区域的他们也没找到可疑的地点。他们将继续保持静默在太平洋的第三岛链附近快速移动,让星门无法准确捕捉到他们的位置。
等白秀秀走近,开始例行的报告,等一众将官汇报完各自的工作,陈康神将的表情变得肃穆了起来,他在全息地图前来回踱了两步,沉声说道:“我看最近大家的士气很高,求战心切啊!这是好事。但是......”他停下脚步环顾了一圈,“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这句话的意思在座的各位都懂。战争能避免的话,我们必须得避免。聪明人绝对不能迫不及待的走入战火,大家对我们基本战略要心中有数,决不能冲动行事。”
“是!”
“大家做好各个队伍的思想工作,不要觉得非得和星门在太平洋、在伊甸园分出个胜负,时间在我,优势在我,只要我们能破坏星门夺取伊甸园,就算是成功。而不是和星门在这里打上一仗,胜了就是成功。”陈康敲了敲桌子,“我可以说,只要在这里和星门爆发战斗,无论输、赢都是我们太极龙的失败.....因为赢,也只能惨胜,不过是火中取栗而已.....”
...........
会议结束,白秀秀准备回休息室,走廊里张左庸问道:“白部长,不打算去食堂吗?”
白秀秀摇了摇头说道:“这船摇得叫人没什么胃口。”
等走过了转角,张左庸小声说道:“我怎么觉得陈院长的想法和上面不太一致......”
白秀秀犹豫了一下说道:“可能陈院长确实更加保守一些吧。”
“也许吧!”张左庸点头,“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黑死病不要不堪一击,他们坚持的越久和星门打的越激烈,我们才有浑水摸鱼的机会,如果说星门轻而易举的就把黑死病扫平,我们也就只能远远看一下,然后打道回府了。”
白秀秀笑了下说道:“有尼布甲尼撒怎么也不可能不堪一击。”
张左庸苦笑了一声说:“可我们着实离核心区域也太远了点,不仅伊甸园不可能找得到,就连星门的舰队位置也摸不到.....”
白秀秀笑了笑说道:“陈院长作为一线总指挥肯定是以安全为第一要素,这样做也没有任何错。”
张左庸摇了摇头说,略有些不满的说:“算了.....求稳也是正确的,我们确实也输不起。”他指了指通向食堂的走廊说,“白部长,我去食堂了。”
白秀秀点头,两人分别走向两个方向,白秀秀快步回了自己的休息室,脱了制服,换上便服打算靠在床头看会书,因为成默她对历史起了兴趣,舰艇上没有太多娱乐活动,她便带了不少历史书籍上舰,此时正在看的就是威廉·夏伊勒的《第三帝国的兴亡》。
她抱着书,戴上耳机,刚看了几页,搁在枕头边的太极龙手机震动了一下,这个手机类似对讲机仅能用于内部通讯,目前的联络范围是第三舰队。也不知道是谁呼叫她,白秀秀拿起手机输入密码,发现手机桌面竟然变了,变成了自己原来那部手机的桌面。
成默画的那幅她的画像。
微醺的卷边和水滴浸润的痕迹历历可辨。
她心中一惊,就看见顶部弹出了一条信息,“陈康、陈少华可能叛变,请务必做好准备。成默”
白秀秀扔下膝盖上的书直起身子,点开信息,又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她试着打了个问号回复,却提示对方地址不正确无法发送。
她握紧了拳头,从床上跳了下来,穿好衣服却不知道应该往哪里去。她在休息室里来回踱步,不安的看向了舷窗之外,海上的雨势越来越大,舰首悬挂着的太极龙旗帜,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瓢泼的大雨打的垂了下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似乎夜幕已经降临,窗外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她举起手机将那条突如其来的信息删掉,才闭了下眼睛,轻声说:“成默......你给我出了一个大难题啊!”
白秀秀深吸一口气,打开休息室的门,挺直身子如履薄冰的向着走廊里走去。
此时此刻,幽深的走廊似乎通向看不见底的深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