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搜书屋 > 网游竞技 > 在第四天灾中幸存 > 第九百七十章 前途未卜的深水城

毕竟现在谁都看得出来,论实力,他们加起来也不如不死族。
他们的侍从除了贴身保护的那两个,其他的人用处没有想象的大。
吕卡好歹身边还留了一个等级比较高的忠心护卫和一个贴身服侍的随从,只能就这么对付下去了。
现在也只能让家里派来的侍卫们,和他们中途汇合。
虽然危险,但无论是德维斯还是吕卡,都没打算放弃这场旅途……富贵险中求,并不只是针对穷人。
追求力量的强大,危险自然是必经之路……能找到一条必然有结果的路,他们已经比其他还在摸索中的人强多了。
传承自阿祖斯的法术流派的他们绝不可能放弃眼前的大好前程,白白将机缘让给银月城的人。
密斯特拉的选民和阿祖斯的学生,从一开始,关系就没好过……尤其是银月城那群。
那是从黑童时期就延续下来的嫉妒与不满:阿祖斯为了心爱的情人,经常从自己的圣地送好处过去,那虽然是属于法师之神自己的东西,但阿祖斯的学生们,早就将那些视为自己的了。
按照常理来说,这些资源,阿祖斯也的确会留给自己的学生。
可,谁让密斯特拉那时候待在银月城呢?
没啥用的学生哪有心爱的情人开心重要……阙森塔明明是阿祖斯的传承,但和北地七姐妹之间的关系一直不是很好,就是源自于此。
阿祖斯的学生们不是不懂老师给得才是他们的,但这不能阻止他们对那群密斯特拉选民的记恨。
索玛虽然对这些事了解的不对,但他很清楚,在有来自银月城的竞争者出现的时候,他们也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乖乖听艾德娜的安排。
所以听到艾德娜的话以后,他表现得很爽快,直接让站在身后的人上去传话……他们的确也得去补充一点物资,毕竟吕卡那边死得够多,东西肯定缺。
虎人转头看了一眼坐在旅馆大厅里笑吟吟看着外面的纳斯尔,若有所指地说:“那位……能一直这么悠闲自得倒是不错,但……谁知道什么时候会改变?”
“只要我身边跟着的不死族还在,暗夜选民除了冷眼旁观看热闹以外,不会做更过分的事。”艾德娜对着纳斯尔点了点头,一脸平静的说,“我需要的也就是安静听话不惹祸的队员,毕竟……前方的未知已经足够我头疼了。”
索玛歪了歪头,毛茸茸的脸上挂上了一点迷茫……他有点没听懂艾德娜的意思。
为什么只是有点私心,但身份却没问题的德维斯和吕卡在这位小姑娘眼里,还没有明显是莎尔信徒的纳斯尔有用?
她就那么确定,莎尔不会在她的旅途里翻脸?
暗夜女神从来就不是什么守规矩的人好吗?
真以为那位女士会因为一点小情小爱就老老实实地看着密斯特拉复活?
谁不知道莎尔非常讨厌那位午夜女神啊!
艾德娜完全不在乎虎人那看傻逼的眼神。
她当然可以确定莎尔不会因为密斯特拉出现在队伍中的时候不会翻脸……那位真要搞什么事,她还没有恢复的时候,早就可以动手了。
莎尔可从来不是什么看敌人弱小就给对方成长机会的所谓正义之士……趁火打劫才是这位暗夜之女的日常生活。
所以,艾德娜反而觉得一路跟在她身边的纳斯尔这些暗夜信徒,比随时都可能出状况的德维斯和吕卡好用一点。
至少……纳斯尔绝对不会突然被某位神明的小恩小惠诱拐,对吧?
能说服暗夜选民背叛莎尔意志的,也就那几个,真要出手,换了谁都一样,还不如是纳斯尔。
至少真出事了,愤怒的不只是她艾德娜一个人。
小姑娘笑嘻嘻的和散打王约定好时间,决定先回房间好好睡一觉……离开阿格来亚以后,想要睡个安稳觉,估计都难了。
站在浮空城堡上看了全过程的希尔满意地笑了起来:李斯特聪明的将那些书全都送到了普尔维那里交给了法兰处理。
反正这个时期,就算是法兰也不会跑下来要求希尔抄书……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他的外祖父向来聪明,这段时间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保证了自己的悄无声息。
“希尔。”塞伦涅好奇地问,“路斯坎那边的事,你好像不打算管?”
“来拉并没有开口求助,不是吗?”希尔慢条斯理的回答。
“你可真是个聪明人。”塞伦涅古里古怪地说了一句,“那边的事情啊……哼哼,看的不是来拉,而是冰风谷里的那些野蛮人。
坦帕斯这次要是一个不小心,估计就要人财两空了呢!
哼哼~”
原来又是冲着那位狡猾的战斗之神去的吗?
坦帕斯……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希尔就没见过比这位战斗之神还会摇摆的神明了!
看来虽然坦帕斯一直尽量压低自己的存在感,但AO还是没有放弃对他下手……想想倒也挺正常,毕竟战斗之神这边的私网存在感可不低。
就看坦帕斯是选择那些野蛮人信徒,还是吝惜那部分神力了。
希尔有点同情的看了看北方……这位战斗之神向来小心眼,这次估计能感受一下什么叫痛彻心扉了。
他倒是没想那么多,就是感觉到路斯坎那边的事态发展有些过快……塞尔和那位死灵执政官萨扎斯坦作战的几大派系,刚刚输掉战争才一个多月,那些海船就已开始快要到路斯坎了。
而且,这群不同派系的红袍,连先头部队都已经走上了世界之嵴的小路。
虽然是因为阿格来亚控制了剑湾这边的海洋,让这些船只能比较安全快速得航行,但他们做出搬迁到冰风谷的决定也太快了。
虽然他们表现得也挺仓促……否则不会明知道来拉待在路斯坎,还总是在那边惹是生非:主要是这些无论男女都满脸狰狞的光头,老想用1个金币买走10个金币的东西,看来是打算储存在冰风谷的生活物资。
但这又不是塞尔,谁肯赔钱啊!
幸好路斯坎到处都有警报器,就是正义骑士们累了点。
来拉目前没有出面,也只是因为搞事的这些红袍光头等级都不高,闹出来的事情也都是小打小闹。
但真的闹大了,无论这位密斯特拉选民待在自己的宫殿里在做什么秘密的事,她都必然得出手……否则就得按照‘雪云峰’的想法,请不死族去路斯坎坐镇。
也不知道那些费尽心思将不死族排挤出路斯坎的高层,面对眼前的状况会有什么想法。
希尔没想到的是,那个‘雪云峰’竟然一直对于不死族因为那些上不得台面的小手段而不得不从路斯坎撤离的这件事如此耿耿于怀,一心想要把这巴掌扇回去。
果然不愧是仇敌遍天下的老狗,从来不会放过得罪过自己的人,牙尖嘴利的很。
但这些事和希尔没什么关系……不死族自己想要报复而已,出什么事都正常。
AO既然享受了不死族带来的好处,那承担一些他们的小热情也应当应分。
靠坐在椅子上的莎尔突然慢悠悠的说:“这个艾德娜,好像吃定我不会对她下手了呢!”
“她相信的应该是那位威廉吧?”塞伦涅乐呵呵的说,“难道你会坑掉那些跟在她身后的不死族吗?
艾德娜的价值还没那么高,不是吗?”
“现在的她……没有。”莎尔沉吟着说,“顺眼多了。”
兰森德尔懒洋洋的换了一个姿势:“要不要赌深水城的下场?我总觉得这次命运石板对剑湾区域的敌意很深啊~
就没啥平静地方。
我是真的挺好奇啊~剑湾地区最繁华的光辉之城,落幕之时会是什么样。”
希尔忍不住看了晨曦之主一眼……兰森德尔从一开始就没看好过深水城。
“不知道。”塞伦涅有些惆怅地说,“我已经嘱咐深水城的白银主教这段时间带着相信我的虔诚信徒待在权杖之间了,只要命保住就好。”
莎尔冷哼了一声。
“我最近都没有让四月权杖放那个影像了啊!”塞伦涅乐呵呵的表功。
莎尔完全不想理会她。
希尔很理解兰森德尔又盖着翅膀睡觉的做法……就像此刻只能站在栏杆边极目远望的他一样,都只想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幸好无论是莎尔还是塞伦涅都对深水城的未来十分感兴趣……她们确信深水城必然要倒霉,但她们想不到能有什么原因。
毕竟,有一件很明显的事谁都知道……阿格来亚这里就待着三位强大神力的化身。
就算莎尔不可能有什么救死扶伤的心,但兰森德尔和塞伦涅,都是可以被信徒请动的人……深水城里的晨曦神殿和银月神殿可都属于名气响亮的那种呢!
这些疑问估计不止存在于他们身上,还有很多对现在的状况有点了解的人也一样有。
所以第二天的凌晨时分,艾德娜带着自己的小队出门的时候,真的感觉有点如芒刺背。
后面的视线几乎都要把她漂亮的小裙子烧起来了。
艾德娜忍不住笑了笑,轻巧的飞起落在艾尔维亚身上:“咱们走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