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一万步讲,就算小杨巡名声在外公道诚信那其他人呢?你能保证么?”
“试问如果一个人犯罪成本低到几乎没有,那么长此以往走歪路的可能性大不大?”
苏辞的一番话让宋运辉哑口无言,瞬间让他之前困惑的地方豁然开朗
宋运辉对苏辞的本事还是很佩服的,他和姐姐能有今天,也少不了师傅的帮衬,他其实早就想和苏辞缓和关系,只是过不了心里的这一关。
要不然,不就是在变相鼓励姐姐当小三么,没名没分的,吃亏的还是姐姐
苏辞看得出来宋运辉内心的挣扎每个弟弟都会有这么一道心里障碍的哪怕是心爱的姐姐嫁人了,也是会难受一阵子的。
毕竟还是他没忍住,把人家姐姐吃干抹净了,吃点亏照顾照顾小舅子的情绪,这点儿肚量还是有的。
“那小杨巡”
“放心,师傅在金州还是有一定话语权的!”
苏辞让他放心招呼宋运萍姐弟上车宁伟一脚油门到了县委。
半小时后,陈平原办公室传来新的指令,将小杨巡给放了出来。
瘦的如同麻杆似的杨巡,脸色发黑但是一双眼睛满都是灵动和精明,挂着淳朴的笑容请上飞卢小说网
“小辉哥,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
宋运辉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跟我还客气什么当初我插队的时候你们一家人也没少照顾我。”
杨巡感动的点点头随后看向宋运萍身旁的苏辞,忍不住表情一怔。
苏辞的扮相对小杨巡的内心冲击大大了笔挺的西装,俊朗又成熟的面容,全钢进口手表,低调奢华中透露着壕气、满都是高富帅对穷吊丝的碾压。
尤其是那双眼睛,大有压迫感了,仅仅只是一个照面,杨巡顿时感觉心惊肉跳的仿佛自己内心都被看穿了似的
“这位就是姐夫吧!”小杨巡脸上马上抖出讨好的笑容恭维却不谄媚。满都是晚辈的那种敬仰“姐夫真有派头再搭上一条毛巾、都能饰演苏文强了。”
这可不是随便乱夸也是小杨巡的心里话。
宋运辉一听姐夫这称呼顿时脸色一黑不过撇了撤嘴没说什么。
宋运萍看着这微妙的变化,心中充满了欣喜,美眸温柔的瞥向苏辞。
苏辞对她眨了眨眼,欣然接受了这个称呼“杨巡,以后干个体户,还是需要弄个正规经营的证明,否则麻烦接踵而来,我能救你一次,下次下下次可能就没这么幸运了”
“明白”杨巡赶忙点头,道,“其实被关了这一两天我想了很多!现在大环境这么好,光卖馒头能有什么出息,我打算下海!”
宋运辉听到下海的话题马上就成了书呆子脸,道:“我觉得很不错,现在各行各业都在蓬勃发展!不过南方还是相对机会更多一些。”
“主要是我在东北有几个朋友,他们现在正缺人手呢,所以我觉得时候到了!”杨巡腼腆的说道。
突然,杨巡话锋一转还是保持那副腼腆的样子问苏辞道:“对了姐夫我听小辉哥和萍萍姐说,您在四九城可是这个,摩托车厂啊,贸易公司,
还有酒楼什么的事业很成功。”
一边说着,一边还竖起大拇指,卑微的夸赞着。
苏辞面不改色,大概知道这小杨巡的心思了。
“所以你不打算去东北了?”苏辞玩味的笑道。
杨巡面色一垮,感觉自己那点儿小心思好像被看穿了,硬着头皮点点头讨好道:“要是我也能像小辉哥那样拜您为师,能学到好多好多本事呢去不去东北根本不重要!”
苏辞道:“不错,有你这厚脸皮去哪儿都饿不死”
杨巡大喜:“那您是愿意收我为徒了?”
“不愿意。”
杨巡这人设,最大的特点就是胆大心细再加上不要脸。这厚脸皮让他敲开了很多机会的大门,反正他现在一穷二白只要有机会,赢了就翻身发大财,输了大不了从头来过嘛。
这厚脸皮,其实代表的也是卑微和无背景资源,让真正的官宦世家和商业巨擘打心眼里瞧不起比如杨巡原著里想追求梁思申,结果根本入不了人家的眼
苏辞倒是不介意收杨巡当徒弟,这是个绝对的商业人才,但是现在的他充满了钻小空子和贪便宜的心思没经历过足够的社会毒打,就这样收下,得给他收拾多少次烂摊子?
更何况,这小子不经过毒打,入了自己门下打着他的旗号各种空手套白狼,坑蒙拐骗,丢的还是他的名点,不值当!
杨巡听到苏辞的回复之后,脸色顿时一垮,但是随后也自嘲的笑了笑给了个台阶:“我知道,我这学历和农村出身入不了您的法眼,不过我依然感谢您今天救我出来以后有机会路过四九城一定登门拜访。”
苏辞感慨,确实是个人才,这说话办事小小年纪已经展现出天赋了。
“你也不用气馁,我对学历和出身没什么要求,只是你的性格还不够沉稳需要几年的社会历练什么时候能有十万块的身家,我再收你为徒”
杨巡顿时狂喜眼睛放出精光叫道:“那那一言为定!您苏董事长天大的人物,肯定不会跟我开玩笑对不对?”
“放心吧,我师傅说过的话,从来都是算数的。”宋运辉也由衷的为杨巡感到开心。
“对呀,杨巡,这几年你就好好干等什么时候满足条件了你姐未肯定会收你为徒的”宋运萍眼角带笑,柔声道。
“谢谢小辉哥萍萍姐,还有姐夫
小杨巡喜不自胜告辞之后,马不停蹄的就往家跑,势要让这个好消息,第一时间让父母和弟弟妹妹们知道,他杨巡,将来要发达了!
“姐,那我先回去了。”
眼下事情办完了宋运辉感觉再待下去,就彻底成电灯泡了也打算告辞把这难得的二人世界让出去。
虽然他内心已经认可了师傅和姐姐的关系,但是这不代表他能明面上支持要知道,父母那边还是自己帮忙糊弄呢做的够多了吧?
“小辉不着急!”
苏辞叫住了宋运辉,道:“坐我车送你们回家吧,我这次来金州也有其他事情,忙的抽不开身。”
随后转而对宋运萍说道:“萍萍,小辉就快上班了,你正好帮他收拾一下顺便传授点工作经验之类的”
“那好。”
宋运萍本来还想多陪陪心上人,结果看到苏辞偷偷给她的眼色,顿时会意这是在照顾小辉的情绪呢!
好不容易关系有了突破口,苏辞和宋运辉之间因为杨巡的事情得到了缓和,要是在这个当口两个人过二人世界去了那万一功亏一篑呢?
宋运萍心下感动,暗下决心,等下次去京城汇报工作的时候,一定要好好表现一新原创小
对此宋运辉又意外又感动,主动坐到了副驾驶位置,把后车座让给了姐姐和师傅,对于两人手拉手的撤狗粮行为熟视死睹。
苏辞在路口把宋运萍姐弟放下,告别后绕道去了小雷家。
过四五年的野蛮发展如今的小雪家可以说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和之前那贫穷落后的盈村子有着天壤之别到处都是红红火火的产业。
砖厂预制品厂、长毛兔、鱼塘等等欣欣向荣。
鉴于小雷家还没有铺设好水泥路,皇冠车开到村口停下,接下来就只能步行了这才刚刚下车,就有人叫住了苏辞
“是苏厂长么?”
苏辞回头一看笑了:“你是原先县革委会办公室的那个叫叫什么来羞”
“我姓雷,您可以叫我外号老糊孙”
老糊孙仍旧是一副蔫坏的周扒皮的打扮胡子拉磕,歪戴羞帽子,圆滚滚的活生生就像一团滚刀肉。
这厮可是小雷家的最大反派,一直都在和雷东宝对着干,属于那种害群之马
不过嘛,在苏辞面前还是怂的跟条哈巴狗似的,谄媚道:“真是您啊!苏厂长!您可算来了!您这次来,是为了钢材厂欠款的事情吧?”
苏辞也不言语,静静的看着他装逼
老糊孙见有难得能扳倒雷东宝的机会顿时就激动了,两眼放光的说道:“您来的正是时候!这雷东宝的预制品广欠了两家轧钢厂、三家水泥厂的钱付不起了”
这事儿苏辞自然是知道的,三角债嘛90年代前后愈演愈烈,现在已经初现端倪了。
县里的电线厂仗势欺人理直气壮的欠钱不还,这就是致小雷家遭了秧,水泥和钢材,可都是靠苏辞牵线搭桥的国营大厂运来的,原料费都付不起了
心知以后还得仰仗苏辞发家致富的雷东宝,绝对不能欠原料钱,这会儿着急上火,估计正苦思冥想让电线厂还钱呢
老糊孙添油加醋道:“我听他们好像准备密谋,游行去电线厂示威闹事逼迫电线厂还钱呢!哎呦喂,那陈主任可不得焦头烂额的!您来的正好!
“最好能和陈主任一起先发制人,让雷东宝欠债还钱收了砖厂和预制品厂!这样又能补回亏空又能防止闹事何乐而不为呢?”
不得不说,这老糊孙也是个揣摩领导心思的好手,要不然那十年里,也不可能混的风生水起,换了一般的领导听到他的这番话,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毕竟是合作双赢嘛收回了欠款,陈平原还拿了政绩,他也能趁机扳倒雷东宝、重新上位,怎么听都是绝妙的计策。
只可惜(好李赵)熟知剧情的苏大茂根本不屑于走这一条弯弯绕。
这老糊孙眼界还是大浅,在这小雷家一亩三分地争权夺利能有什么出息?
“你在教我做事啊?”
苏辞淡淡的一句话顿时让老糊孙脸上的笑容凝固了,随后不解又紧张的问道:“不敢不敢!苏厂长,我就是个泥腿子,哪儿敢教您做事啊,我就是把真实情况汇报一下,防止您措手不及被雷东宝给粗弄了列!”
“哦那你倒是个热心人。接下来你就自求多福吧!”
苏辞意味深长的说完,投来怜悯的眼神、随后径直向小雷家队部走了过去,头也不回。
老糊孙听完,面色微变,顿时感觉一阵心惊肉跳,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在心头
“电线厂要是不还钱咱们就把他们前后门都给堵了,不让他们出门!”
“对让村子里的老人们天天去他们那儿摆推拉横幅!”
“联名上告没用啊!他们官官相护都是关系户!”
队部里面的讨论声非常的激烈,士根、红伟、四眼等人讨论的一个个眼红脖子粗的充满了对县电线厂无耻欠钱行为的鄙夷,以及其欺骗善良村民们拖债的愤怒。
雪东宝这次也没辙了牙齿紧咬,恨不能当场掐死那个理直气壮不还钱的电线厂长。
“实话跟们说了吧,我也不止一次的去县委找过领导可是得到的消息都是让我们自己解决!”
“我算是明白了,这些关系户根本就是吃定了咱们小雷家是后娘养的村办企业!必须得找他们抗争到底,我投一票!”
雪东宝是小重家的主心骨,这五年来可以说做出的每一个决定,看似荒唐和大胆,却一步步的带领整个小雷家发家致富020走到现在的辉煌,他一个人就代表着大家伙的意思。
既然他说要动粗那小雷家一个个还不跟狼崽子似的嗷嗷叫往上冲,抄起家伙来就准备去县里闹事武力讨回一个公道!
唯独只有一个雷土根胆子最小,弱弱的说道“这不大好吧?咱们要是真闹事了陈主任脸上也过不去啊,咱们可是他的人。”
“士根你要是怕了就自己回家躲羞去别扰乱我们土气!”
“窝囊废!就知道指望不上你”“咱们讨债这么久,也不见陈主任出什么大作用,最后还不是得靠咱们自己?”
“这钱要不回来下个月工人的工资老人的社保都发不了,早就是火烧眉毛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纷纷抄起家伙来往外冲,这就打算娶广场上带头号召小雷家的青壮劳力浩浩荡荡的杀往县
结果刚出了门,一个个仿佛被点了定身术似的石化在了原地,脸色纷纷变得青白交加(ccaj)雷东宝皱
着眉头走出来的时候也不由得身躯一震,面色颇为尴尬。
“怎么不继续了?不是要去县里闹事么正好让我也看看你们小雷家胆子都多肥。”
苏辞就站在门外好整以暇的说道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
“苏董事长,这事儿跟您没关系
雷东宝硬着头皮道:“您也是来讨债的吧、劳烦您稍等等我们去县里一趟,到时候保准把钱一分不差的还给您
苏辞摇摇头道:“你们就这么去县里大张旗鼓的游行,摆明就是在跟县里对羞干电线厂巴不得你们这么玩到时候倒霉的还是小雷家!”
红伟和四宝叫道:“苏董,您是不知道,我们早就是走投无路了,电线二欺人大甚,不把他们打的满地找牙,还真以为我们是软柿子好拿捏呢!”
苏辞往屋里走去,头也不的说道:“走投无路,不见得!有一个天大的好机会就摆在面前你们抓住了不仅能翻盘而且还能进一步的扩大小雷家的收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