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搜书屋 > 科幻灵异 > 师情水意 > 第三十一章 情爱两难

君若水回到千轻殿的时候是一片静悄悄的,这让她也不奇怪,因为以前就算墨容在的话,也是如此的。
微凉的细风吹在脸上,不知是不是带了点萧瑟的感觉。
她刚才先把萧月无送回了议事的青澜峰主峰,才晓得原来众仙们都已经离开了。萧阮倒是在那里还等着他的儿子许久,他一见着萧月无,便又要开始发起火来,他这儿子可是好生贪玩。
“师傅,您在吗?”君若水看到主殿里没人,就想着他会不会是在就寝和休息的房间。
她悄悄推开门,就怕惊扰了墨容,但下一刻,她的脚步就顿在了那里。墨容此时正半躺在床上,脸色仍旧是十分不好,他紧闭着双眸,有着的是完全不似平时的虚弱。
不会是又毒发了?君若水匆匆地走过去,两指搭在脉上,细细地查看,随后略微松口气,可眉头却是越来越紧。他并不是发作,而是因长期毒性积累在体内,无法化解,才导致的昏迷。
毒性发作得频繁,再下去他的身体定会支撑不了的,现在他的状况很是糟糕。这样看来,他的仙身已难保住,修为都要倒退了。
君若水慢慢顷下身子,紧紧注视着他,是时候该去取药材炼仙元制药了,可哪里来的空档让她可以走开呢?深深叹息,君若水伸过手帮他把身体躺平,又替他把放置在后的被子小心盖好。她轻轻坐在床边,眼神不离其身。
墨容本来议事结束,回来时发现君若水不在,微微摇头,想来又是跑出去玩了,果然看上去再怎么成熟,但终究还是个未长大的孩子,这样叫人担心。
这段时间他也感觉得到,自己做事变得开始力不从心起来,头一直昏昏沉沉的,法力大不如前。妖魔两界**迫在眉睫,而自己的身体却更是差了。
胸口一闷,呼吸也重了起来。冷汗湿了他额前的墨发,轻闭上眼,他调整了起来,但还是觉着不太对。缓步走到床边,一手撑着坐下,头一阵晕,倒了下去。
他没有彻底地昏死,四周发生的事他还是可以略是知晓的。发现君若水的回来,他稍微安心了一点。感觉到她的忧虑,慌张,还为自己仔细地盖好被子,他分不清现在的心里究竟是怎样的五味杂陈。
他的徒儿从何时开始竟能样样都想到自己?在他的眼里,她那么像总是一个人沉醉在自己的世界,她喜欢宁静的环境,喜欢优雅地奏琴,可那琴音里哪里带有一丝一毫开心的情感,忧愁不断,思绪不断,这会是一个只有十七岁的孩子拥有的心理吗?
他最觉得无法接受的是她居然会对他生出那样的情......她平淡无奇的眼神在那时泄露出来的依赖爱恋,他不论如何都是不会想到的。三分疏离,有的时候会让墨容产生一种挫败之感。好似是他永远无法接近她,那样他还能算一个合格的师傅么,他连自己徒儿的心思都明白不了。
徒儿突然的变化,他倒是有那么些吃不消。他想着是不是要去与她谈谈,但又怕她又成为以前的性子。他决定任由着她,他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在帮她,还是在害她......
墨容此时头脑混沌,各种思绪万千。君若水安静地注视了他好久好久,下意识地她抬起右手,慢慢地触碰到他的脸容上,因为深知自己手的冰凉,还忽地收回,最后她细白的手还是紧贴住了他的肌肤,在他脸上微微摩挲了几下。
他很想快点能睁开眼睛,醒过来,可就如同这身体不是自己的一般,无力......君若水把头靠在了他的肩上,好像是一个孩子喜欢抱着大人,但她却是因为对他别样的爱。真是奇怪,为什么她也能够爱上别人了呢。她又把另一只空着的手隔着被子放在他的身上,就这么躺在他的身边,有谁会比她胆子更大的?
墨容无法挣脱她,可脑海里已经乱得不行,他的徒儿怎么可以这样,他又怎么能如此放纵着她......即便是这样,心里的悸动也正在让他沉沦着。他想抑制,但君若水依偎在他身旁那感到的淡淡的清凉与接触到的柔软的身躯让他的心跳变得越来越快了。
他警告着自己,不愿再想这些。他的内心里新生的种子开始萌芽,他真的会是毫不动情人么?即便是仙又如何,他的心其实不曾有过一刻是冷血冰封,或许君若水还比他严重。既然不是无情,那又怎抵得过一个情字。他试着放松,试着撇开一切感受。她是他的徒弟,他不该令她与自己变成这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