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卷末 无人会催促的宁静世界 (9000大章,求月票!)

封印宇宙,银河系,地球,正国。
在2025年的正国,普通的职员职工已经非常少见,毕竟在各式各样的半智能AI辅助下,一个人如若想要创业,根本不需要雇佣那些显然非常麻烦的正常人类员工,他们一个人就可以完成自己想要做的任何事情。
无论是写小说,创作歌曲,绘画漫画,甚至是拍电影,制作游戏,只要保证主持者是一位的确有着专业水平的人,那么质量就不会太过离谱。
这是一个文化产业大发展的年代,人类的创造力在智能的辅助下,绽放了远胜于过去的光华,而这时代光华的背后,是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第一第二产业工作者退休,或是成为自由职业者,或是成为专业修行者的变革背景。
为了吸纳,稳定大量失去工作的人群,各式各样的文化娱乐产品,以及‘竞技挑战’应运而生。前者是娱乐,而后者针对的则是专业。
失去工作,并不代表人就失去了自己的专业能力,而竞技挑战从来也不仅仅是体力和修行为主,无论是培育花草,鉴别真假,手工制作,烹饪美食,这些都是值得去比较竞技的项目。
强的,就去参与;而不够强却期待的,自然就会去修行锻炼。
传统意义上的工作,是人类在人类社会创造出价值,获得令自己可以生存,娱乐的资源同时,也令人类社会获得足够前进的力量。
而现在,人人都具备生存和娱乐的资源,那么人类生活在人类社会,所需要做的,就是推动力人类社会前进即可。
故而提升自己本身,也算是新时代的工作。
当然,倘若有谁能带来全新的改革,让整个人类受益提升,那自然就是过去社会中的伟人和英雄了。
绝大部分的故事,讲的就是那些英雄。
或许是拯救了许多人,或许是开辟了人类的前路,亦或是为整个人类社会带来了全新,远超过去以往一切的可能性……那些英雄和伟人,脱胎于人群之中,身为旗帜,指引人们前进,他们的故事慷慨激昂,令人满意,欣喜,也令人心生勇气。
苏昼就是那样的人物。作为从地球走出的至强者,如若不是苏昼自己明确表达出不喜和拒绝,恐怕地球上出现拜烛昼教根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一路打通了人类走出银河系,甚至是走出宇宙虚空的道路,却也没有妨碍地球文明的正常发展,而是留有了极大的可能性。
但是现在,此时此刻,所要叙述的,却是芸芸众生之一。
甚至可以说,是芸芸众生中的落后者。
他失去了时光。
当林易从宛如棺材一般的治疗仓中苏醒时,他第一时间看见的,是银白色的温润华光,和先进到他根本不认识的各类屏幕以及治疗设施。
特级诊室内外皆设有‘宁平清静咒’,可以保证病人和医生都不至于因为病情产生的极端情绪而耽误交流和治疗,而整个治疗仓,除却是本世界最先进的,可以实时侦测病人生态体征的疗养舱外,还设有‘刹那昭华’‘光阴不逝’‘无归朝夕’,三大可以凝滞时光,将病人体态停留在最好时刻的仙神级咒法。
单单是这么一个治疗仓,造价放在过去的地球正国,恐怕要耗费整个国家一年的生产总值,别的不说,单单是‘刹那昭华’,那就不仅仅是能停滞时光,还可以用来攻击,封印地仙级的强者,经过计算,除却苏昼在地仙级那种不可思议的出力外,基本上所有地仙都会被封印。
而‘光阴不逝’更是能直接完全停滞时间流逝,让受术者的每一个基本粒子和灵力运转都停滞,完全不变,至于‘无归朝夕’,甚至能断绝‘因果可能性’,将病人与外界的所有关联全部切断,彻底独立于世界时空。
这么一个治疗仓,封印大魔王都足够了,寻常地仙怎么能对付的鸟三大仙神级咒术永固?
但它现在,不过是正国三十六州内,随便哪个洲级医院都设有十套保底的治疗设施。的确,耗费的资源不可计数,但那也仅仅是对灵气复苏前的正国来说。
对于能开发异世界和银河系资源的地球文明来说,只要是能用资源搞定的事情,那真的不是事情。
林易的苏醒,自然不是挣脱了这三大仙神级咒法的束缚,与之相反,只有在他生命体征恶化时,这些咒法才会起效,让医生可以及时赶到前来救治。
所以他并没有感觉到自己如今所在的治疗仓有多么贵重,反而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一时半会没搞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在这样一个和观察差不多的地方。
“我,死了?”
这位已经二十多岁,长相还算是清秀的男人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却没有发现半点头发,林易愁眉苦脸:“我,这是发生什么了?”
记忆已经支离破碎,林易倒不是什么都不记得,但他只记得,自己应该是在保护几个小孩子……
对,小孩子。
记忆开始通畅起来,林易眉头舒展。
那是一个颇为炎热的午后,刚刚从高一课堂下课的自己走在归家的路上,然后看见有几个十岁出头的孩子正在严令禁止下水的水库旁游泳。
这种事情,说实话根本不可能禁绝,河边到处都有不能下水游泳的标识,水库池塘旁边也写满了不能靠近,禁绝游泳的提示牌。
但就像是‘写着严禁钓鱼,发现打断腿’的河边一样有被打断腿的钓鱼佬钓鱼一样,这样的河边水库池塘旁一定有人游泳。
绝大部分时间,都不会出事,毕竟真的不会游泳的人也不可能下水,林易自然也懒得费心思提醒那些小孩注意安全,十年上学路,他真的就没见过有人淹死在那。
但恰好就在那天,有个孩子脚抽筋,惊恐地呼救后,本能地拖拽着其他几个孩子在水里翻腾。
林易实在是一个热血少年,住在水库旁的他自然也会游泳,立刻便扔下背包脱掉衣服下水,但他也不是什么游泳健将,救上几个孩子后就气喘吁吁,而最后一个被救上来的孩子已经昏迷过去,而不会配合的人体当真是死沉死沉。
林易竭尽全力,自己耗费了最后一丝力气才将这孩子送上岸,而自己反倒是沉进水库。
没过多久,几个哭喊的孩子找到了旁边的大人,打电话报告巡捕后,才有专业救援人士抵达,将林易救了回来,但他大脑缺氧过久,基本上已经脑死亡,成植物人了。
自然,林家父母悲痛欲绝,他们肯定埋怨自家儿子怎么怎么不懂事,救人把自己搭进去,那真的是不值得……家里人如此悲痛,他怎么能这样不爱惜自己呢?
但那又怎么办?林易当时也后悔了,可是年轻人本就凭靠一腔血勇做好事,哪里会想那么清楚。
林易成绩不错,平日为人处世也算是热情友善,被救上的孩子家更有个亲戚,是个热诚的有钱人,他包下了林易的住院费。
一般来说,这是一个悲剧的结局。
毕竟再怎么热诚的有钱人,也不可能一直在这里花钱,最多三四年,他就会不再付费,而林易父母要不自己支付高昂的治疗费和住院费,要不就只能含泪拔管……也不会有其他解决方案。
好就好在,奇迹的时代降临。
灵气复苏,而林易的病历,也被正国瘟部下属的‘大型瘟疫以及特殊病例观察厅’收集注意
“可惜了,倘若是灵气复苏后发生这种事,这年轻小伙有灵魂,那治好他并不困难。”
“是啊,灵魂就是智慧生命所有思考和信息的灵气态聚合体,大脑死了又怎么样?复刻一个新大脑把灵魂装回去适应,人工破除一下胎中之谜不就行了。”
“唉,就差两年,两年,这个好小伙天赋还蛮不错的,真的是可惜了。”
“未必可惜。别忘记我们的使命。”
一个灵气复苏前的脑死亡无魂植物人,在灵气复苏后是否能依靠飞速发展的医疗技术和术法神通治好?
这就是一个巨大的课题。
所以瘟部接管了林易接下来的治疗,努力尝试治好这位植物人。
说实话,这的确非常困难,灵魂的诞生需要智慧生命自己的思考,每一点念头的碰撞激发灵气的凝聚,而每一点执念和信念都像是巨大的星球吸引陨石那样,将诸多被念头激发的灵气吸附在自己周边,进而在整合一个人所有的思考,所有的念头,所有的信息后,彻底凝聚为一体。
那一体的,便是名为灵魂之物。
可植物人并没有完整的念头,更没有执念,即便是强行灌注灵气,也不过是令植物人的躯体成精,活过来另一个‘精魂’罢了。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治疗林易非常困难……但最近事态发生转变。
苏昼扩散至整个地球,整个封印宇宙的‘烛昼之梦’,自然也将林易转入其中,而在这里,诸多经历过试炼的医师发现,林易的梦境中其实有许许多多记忆的碎片,衍生出漫天蒲公英与水母,在思维的海天中游荡。
林易作为植物人,并没有完全死去,在那些死寂的神经节末端,在没有奇迹之灵气眷顾的角落中,仍然有些许火花正在绽放,带起过往的残片。
植物人,并非没有灵魂,只是他的灵魄破碎不堪,散乱非常,就像是一团没有拼凑在一起的拼图。
而现在,在合道之梦的激发下,那些残片开始飞舞,化作一个残破的世界。
如此一来,想要修复,就有迹可循了。
花费漫长的时间,诸多医师在合道之梦中,将林易的灵魂强行拼凑完全,这甚至向偃圣申请了【道一中枢】的计算力,天帝帝器作为中枢的超级算力机关强行将所有碎片拼凑完全,直接将林易的植物之魂重新整理成了人类灵魂。
当然,假如再不成功,这群医师恐怕就要去拜托苏昼,看看合道强者是否能局部逆转时空,强行将林易还原成十二年前,那个还在救人的年轻人了。
时空系神通一向稀少,受到的拘束也大,他们也不能保证苏昼可以办得到。
林易并不知道这些。
但他醒来,就证明这个思路的成功。
林易苏醒时,就激起了整个特级病症治疗室的通知,登时,三分钟,便有众多关注这一案例的医生喜气洋洋地来到此地,逐一与一脸懵逼的林易交流合影,顺便告知他如今这个世界的情况。
“啥?灵气复苏?”
说实话,林易现在的感觉真的就很像是当初的一个表情包。
【你醒啦?世界已经灵气复苏,隔壁小刘都成人仙啦!】
虽然不是一醒来就变成女孩子,但林易宁愿变成女孩子——他好好的一个高中生,十六岁青春少年,直接变成现在二十八岁奔三老男人?
他恨不得自己继续睡,谁愿意醒来啊!
不仅仅如此,其他人都修行了十年,厉害的都已经成人仙了,平均水准也是快要超凡的觉醒高阶,别说是隔壁王大妈都能单手抬起小轿车,哪怕是自己曾经只有一岁半的侄女,现在恐怕也可以吊打八个自己!
当然,也并非没有温暖。
林易的父母在知晓林易苏醒后,第一时间就赶到病房,两人抱着自己的孩子放声大哭,而不管林易究竟怎么茫然混乱,此时此刻也是满心感动,一家三口在病房好好哭了笑了一阵,而医师们也都识趣地离开,留给他们一家三口空间。
又配合医院观察了一下生命体征和灵魂波动,一个星期后,林易拿着一笔‘协助研究奖励点数’的公民积分离开了医院,而名为‘林易病’的全新病症治疗方案也火热出炉,拿个大奖绝对没问题。
出院之后的林易,抬起头,仰视这个世界。
那时正是夜晚。
林易离开那栋收纳了自己九年的纯白色医院时,一时间恍若隔世。
在悄然响起的宁心道歌中,林易在父母的陪伴下踏上了新世界的道路,失去了十二年时光的男人看向眼前的城市,那是巍峨而坚固,仿佛由诸多奇观组合而成的庞然大物。
一时间,他难以接受那些高耸入云,一座座都起码有七八百米高的高楼大厦,以及位于市中心那足足有三千九百米高的聚灵塔,就是自己过去那熟悉家乡的未来,林易抬起头,想要仰视星空。
当心灵还是十六岁少年的二十八岁成年人,抬起头仰视星空时,他的目光仍然是当时的那个热血少年。
但此时此刻,就连号称永恒不变的星空都改变了。
位于地球十一光年外的恒星,罗斯128B因为苏昼天仙时与噬星者的爆炸而熄灭爆炸,化作一片正在宇宙虚空中的璀璨星云,在那里的六十五亿火夕星居民正在诸多时空界域中开垦天地,而为了研究噬星者的躯体奥秘,破获黄昏眷属的本质,正国以星云物质为加速端口,建设了一条超光速通道。
而璀璨的星云之光,就从片超光速通道中涌出,在天幕之上化作了一片对宇而言狭小,但对地球来说无比辽阔的星云。
不仅仅如此,诸多全新的星辰在天上闪耀,那是一座座庞大无比的巨型人造太空站,以及舰队港口,整个地球赤道线上,漆黑的天穹上永恒闪烁着人类铸就的星辰。
“这,这真的是我认识的世界吗?”
恍若隔世,真的是恍若隔世。
失去了十二年的光影,林易虽然复活归来,但他却感觉自己已经死去,他睁大眼睛,眺望城市的尽头。
他看见在天际处有仙人御剑横空,他看见有巨大的空艇划过苍穹,林易能看见,他能看见有满天灵光汇聚在天之顶,化作灵潮般的海洋,哪里倒映着五颜六色的广告与视频,更有许多单单聆听,就令人心平气和的音乐传颂。
可又有什么样的音乐,什么样的光,能抚平他空缺了漫长时间的伤痛,那空荡荡毫无一物支持的心?
过去的朋友早就工作结婚生子,当年的好友早就修行成就成了超凡者,和自己的同龄人要不是有一番成就,要不就是有了自己选定的事业。
哪怕是当初自己看着长大的小娃娃,如今也和他见义勇为前一般大,而心灵年龄和他们一样的自己,成就远远比不上这些‘同龄人’——他们都已经学会吞纳灵气,轮转不朽诀五德麒麟法也都初步修行,有所成就。
而自己,就连所谓的灵气究竟是什么都搞不清楚!
“我……”
一时间,林易跪倒在地,这位看上去成熟,实际上还很年轻的男人哽咽,他活转过来当然开心,但这种仿佛换了一个世界,所有人都将他抛下的世界,又令他感觉活着也毫无滋味。
“阿易,你别这么难过……”
林易的父母也想要安慰的自己的儿子,但他们却也不敢说话——因为修行修法有成,他们现在看上去,其实比他们儿子现在的容貌还要年轻,也就林易沉睡太久,记忆中的父母形象还是当初那个年轻的形象,不然的话,他早就应该发现自家父母的异常,受到的打击更大。
但归根结底,这也是他们的孩子,为了救治林易,他们也没有要第二个孩子,林易父尝试安慰道:“这可是前所未有的好日头,你能痊愈,就该好好体验享受一下这个世界啊。”
“是啊。”林易母也有些忧虑道:“现在这日子,过的可比过去轻松多了,你不用担心,官方会理解你的情况,无论是继续学业还是修行补助,肯定都会有的。”
父母的安慰,的确有所用处,林易也知道这是应该高兴的时候,自己的心态的确不太健康。
“我知道,我不该这么难受……”
但谁能理解他心中苦闷?故而林易只是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低声喃喃道:“但是,十二年啊,我没了所有朋友,也没了我应该有的一切……”
他当初还打算考个好书院,在书院里展开一场甜蜜亦或是揪心的恋爱……他的青春被跳过,最好的修行年龄也不再,所有的关系圈,所有的一切都被延后,他看似死中得活,大福降身,实际上却除了活着外,什么其他的都没有。
就像是监狱,在监狱中度过十几二十年再出来的老囚犯,看见这个已经彻底大变模样的世界,他的茫然是何等之大?而林易比他们更加不知所措,毕竟即便是囚犯,也能知晓社会巨大的变动。
“但我能追上那些人吗?”
“我还能作为一个正常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吗?”
“这个世界,变得好快啊……“
“我……我追不上……”
“我还能……融入这个奇迹的时代吗?”
每一个人的一生,都是一个问题。
每一个人的愿望,都是人生的答案。
而每一个愿望,都将带起名为劫难的因果。
但是反过来……倘若有人已经经历过劫难,却没有找到答案呢?
那或许,便是另一种不同于许多人的人生。
在回家休息的第二天,林易便到正国瘟部的访问。
“林易先生,您愿不愿意来我们瘟部挂名?”
这位年轻医师是负责林易的医师中最年轻的一位,也就二十四岁,林易不认识他,她对林易可熟悉了,四五年的照顾治疗,这位名为海崎的女医师可能比林易他妈都了解林易的一切。
她笑吟吟地邀请,令林易有些茫然,故而海崎解释道:“你的病例十分特殊,灵魂本身都是我们从碎片捏至成型,这样的成功案例全球绝无仅有,也很难保证后续的正常发展……倘若你日后修行遇到了困难怎么办?这也是林易症的后遗症,我们需要继续研究。”
“挂名在瘟部,每个月可以获得一笔补助积分,我们也会提供相关的教育补习,毕竟林易先生您成为植物人之前,也就十六岁吧?瘟部可是有推荐人前往甲等书院的资格,无论是见义勇为还是协助研究,倘若林易先生您学习成绩好的话,都有资格获得!”
“这全都是好处,我不可能拒绝。”
面对一位美人医师,林易说实话有点脸红,但他也有些纳闷:“但是有意义吗?我都二十八岁了,才开始学习修行,是不是太慢了点?”
“这也叫慢吗?”
而海崎哈哈一笑,这位年轻,甚至比林易还小几岁的医师笑起来十分豪迈,胸前也是波涛汹涌:“十二年而已,要知道,当初有些人,因为时空乱流,从地球穿越到其他时空界域乃至于其他宇宙,他们有的活着归来,有的死去,是苏圣席前段时间归来后,亲手联通因果,将那些家伙全部从异宇宙时空捞出来的!”
“烛昼天之门遍寻诸界,那些人的魂魄被拉回来后,自然要从零开始修行,你现在好歹还有成年的躯体,那些死掉的倒霉家伙,可都是要从零开始修行,从婴儿开始长大的!”
“等到他们可以开始修行,又要比你还迟七八年,甚至十几年呢!”
林易有些发愣,当然不是因为其他原因,他主要是又听见了一些难以置信的消息:“异世界,逆转时空,拉扯灵魂归来复活?”
“那当然。”海崎捂嘴笑道:“苏圣席说,地球人生是地球人,死也是地球鬼,岂能让同族遗落他乡?更何况,诸多灵魂能前往的世界,都是一些奇特的大界,对于圣席和整个地球文明来说,探知好情况有的是好处。”
“……这样吗。”
沉默了许久,林易低下头,他思索了一会,然后看向窗外。
窗外的车辆,都已经开始使用灵能引擎,随时都有化实为虚的虚化能力,可以飞遁天空大地,岩石山脉,乃至于宇宙星空中。
一辆车,就可以作为小型私人飞艇使用,发动机功率甚至比过去的登月火箭还要高。
这只是十二年。
又是十二年后,这个世界还会变成什么模样?
“别思考这么多。”
海崎显然是知晓自己病人的想法,她轻声安慰道:“对你而言,可能是迟了十二年……但是,这也是你的新生。”
“十二年前的修者,可没有你现在这么多的福利,也没有你现在这样好的修法,十几年前诞生的孩子,其实和现在的你并没有任何区别。”
她平静道:“纠结于自己的失去,你也可以展望自己的获得。”
“林易,你原本就是一个有天赋,有坚定意志,也有热血心肠的好苗子——你现在依然是。你并没有失去什么,现在修行,并不晚。”
“加入瘟部吧,我们大型瘟疫以及特殊病例观察厅全员都很熟悉你,我们可以一同前进……你这样的好孩子,有资格获得更好的人生。”
林易握紧了拳头。
男人咬紧牙关。
他失去了什么?
他失去了十二年,失去了朋友,机缘,可能性,以及熟悉的旧世界。
但是抬起头。
林易仰视窗外的苍穹。
云海在天之上悄起波澜,青紫二色的神木之光直入云霄天顶。
林易的头顶,静谧的漆黑夜空流云翻卷,诸多星辰在光与云的夹隙中闪烁,烛昼的光辉宛如一轮巨大的眼瞳,悬挂于天际,永恒凝视着整个世界。
天光流溢,道歌宁心,在庞大巍峨的城市中央,诸多修行者汇聚而成的庞大灵气流在半空中闪烁,宛如一个巨大无比的旋涡,悄然在天地之间旋转,化作了这天之下的奇观。
这一切奇迹一般的景色,都是林易难以释怀的疑惑。
而世界会回答一切文明,给予众生答案。
“我获得了新世界,获得了新的关系,获得了新的机缘,可能性,一个等待我探索的未来。”
林易喃喃自语,他转过头,看向坐在另一旁,关切地注视着自己的父母,男人先是沉默,然后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还有年轻的爸妈。”
在林易沉睡前,父母已经略显老态,母亲患有严重的风湿病,每到雨天就痛苦非常,父亲更是颈椎有大问题,需要每天贴膏药,林易经常帮忙换。
而现在,父母身体健康,年轻又充满希望,灵气复苏后,他们无病无灾,甚至修行有相当好的修法。
年龄?
岁月?
在全员修行的新地球文明上,十二年很漫长吗?
现在很漫长很漫长……但是在已经人均大几百年,还在不断上升的寿命里,这样的时间,或许也称不上是悠久吧。
十二年……
或许,也不是不可以释怀。
林易站立起身,他来到窗旁,男人与天顶之上,那永恒凝视着自己故乡的烛昼之眼对视,他不知为何,突然发问。
“您是如何看待我的?”
他询问,询问苍天之上:“像我这样的存在,可以获得幸福,可以变得更好吗?”
如若是在过去,这不过是一次自问自答,一次释怀的借口。
但是现在,一切却都并不一样。
——人若向苍天祈愿,苍天必有回应。
【当然】
所以有这样的声音,在林易的脑海中回应:【你当然可以变得更好】
林易一时间有些震惊,但此刻,一股不知从而升的力量支持他开口,继续问询:“即便我失去了几乎一切的过去?”
【即便是失去一切的过去,但你还有现在,自然便可以开拓未来】
“没有人停下来等我……”
【不会有任何人会停下来等你,林易,就像是时光,光阴之水永恒流淌】
【我当然可以为你停滞时光——可这样被停滞的人又该如何?这并不是公平】
那个声音平静地回答,带着笑意:【但我会注视着你,善良的孩子,勇敢的救人者,我会祝福你】
【追上去吧】
一缕青紫色的光晕,自高天之上垂落,烛昼的声音勉励道:【追上去吧】
【光阴不会为任何人停滞,光阴也不会为任何人流淌,倘若迈步,自然便可以追上】
【只要你迈步,革新的祝福,就将加诸你身】
一切都只在一瞬。
一切都好像发生了,又没有发生。
“我答应你,加入瘟部。”
从窗口转过头,林易的声音平静下来,他看向海崎,坚定道:“自怨自艾没啥用,我也不应该思考那么多——十二年就十二年,指不定我正常修行十二年还没现在这运气和资源呢!”
他话说的很实在,但却令等待着他回答的美人医师微微摇头。
“哼哼,看来你是真的认不出我了啊,亏我特意抢了这么一个位置过来找你。”
叹了口气,海崎却微笑着摇头。
她站起身,大大咧咧地拍了拍一脸疑惑的林易肩膀:“好啦,林大哥,亦或是按照精神年龄来说,林小弟。”
“感谢你当初救了我一命……我这十二年来努力学习,奋力修行,终于是达成了我的愿望。”
如此说着,昔日被十六岁少年自冰冷水库中救起的少女,如今的优秀医师,贴着一脸惊讶,满面通红的林易耳畔,轻轻说道:“接下来,就要看看,你会有什么样的愿望。”
林易的故事,就是另外一个故事。
他曾经失落,曾经止步,因为自己的选择,而失去了诸多可能性。
他遗落了十二年的光阴,落在所有人的身后。
但是……那又如何?
而更好的世界,并不是一个万物众生都停滞在原地,会静静等待某人,温柔又安宁的世界。
更好的世界,也并不是一个急速变幻,日新月异,会将所有人丢在身后的世界。
烛昼之瞳在天之上凝视
【苍天有神,名曰烛昼,千变万化,遍察人心,栖通天神木,闻愿而来,因怨而怒】
【烛昼,观世间疾苦,发大宏愿,誓渡世间一切身负不甘愁苦者,前路无望者,自今而始,永无绝期】
有苍天立誓,要带给众生更好的世界。
那个世界,不是温柔,也不是急躁。
而是包涵最多可能性的,即使慢慢行走,停驻等待,也无人会催促,充满宽容的宁静世界
一个允许所有人追上所有人,即便暂时落后了,也不至于被抛下的世界。
烛昼凝望着这样的世间。
永远。
永远。
——第十六卷·永恒凝望。
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