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武侠仙侠 > 七彩玲珑甲 > 第四百二十六章 碎局

尘埃散尽,开雾睹天。
匈奴的左贤王呼延玉池,站在李世原位,正好面对着“沈梦”的一张粉面。
“死妖女……,拿命来……。”
他似乎对这个女人有着深仇大恨,瞪大血红的双眼,高举斩马巨刃,快速砍出三刀。
刀刀斩首。
长廊狭窄,“沈梦”寻不见李世,眼看左贤王呼延玉池的斩马刀,快如闪电,就要劈到自己身上,只好原地旋转起来。
一缕劲风冲天,震耳欲聋。
呼延玉池三刀皆斩到这股飓风之上,刀口一偏,竟被荡歪。
“死妖女,还敢耍妖法?”
呼延玉池咬牙切齿,调转刀锋,欺身横斩,想要将这股飓风,拦腰截断。
风团中,伸出一只枯瘦的右掌,不偏不倚地切在呼延玉池刀背之上,险些将他的武器击飞,直朝地面扫去。
原本受了李世一拳,倒在“沈梦”身边的诸葛惊涛,刚刚转身爬起,便看见一把阔刃钢刀,擦着他的头皮削过,击在青石地面,火花四溅,只把他吓得冷汗直冒。
他见使刀之人是呼延玉池,张嘴疾呼:
“啊,呼延大王,莫要误伤了在下啊。”
呼延玉池这才注意到,伏在地上之人是诸葛惊涛,吆喝道:
“诸葛堂主,速速助我一臂之力,同我结果了这个妖女……。”
诸葛惊涛望了周身被飓风包围的“沈梦”一眼,连连摆手道:
“错了,错了,这是自己人,自己人啊……。”
呼延玉池踏定脚步,正待挥刀再斩,听诸葛惊涛大呼“错了”,心中一惊,动作便慢了半拍。
一股风浪四散,劲风扑面而来。
就在呼延玉池手上动作略微停顿之际,龙卷飓风消失了,“沈梦”也消失了。
准确地说,是“沈梦”也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苍老的老人。
“呼延大王且慢,我并非那个妖女,你可瞧清楚了啊。”
呼延玉池揉了揉眼睛,似乎不敢相信眼前所见。
“怎么是你,冥王大人?”
“沈梦”竟然变成了九幽冥王。
诸葛惊涛知道其中有误会,立即起身,挡在二人身前道:
“大水冲了龙王庙,这就是冥王大人的地狱转轮大法啊……。你说的那个妖女‘沈梦’,早就被我们除掉了……。”
地狱转轮大法,正是九幽冥王之绝技,可以轻易变作任何人的模样。
原来李世自死牢救出的“沈梦”,居然是尹九幽施展“地狱转轮大法”所扮。
峨眉山上,尹九幽就是用了这个法子,化作“烟花如梦毒菩萨”,让沈梦误以为是师父行凶,不惜跳崖赎罪。
此番尹九幽故技重施,亲自化作“沈梦”模样,引诱李世只身犯险,这才是“薄柿”计划真正的阴谋,最后的杀招。
呼延玉池收刀,再次揉了揉眼睛,仔仔细细地在尹九幽面上扫视了几遍,这才弃刀在地,懊恼地坐了下去。
“怎么回事儿?我这是在什么地方?那个妖女已经被你们除去了?”
尹九幽不屑地望了呼延玉池一眼,鼻中轻哼一声,并不答话。
他回复真身,见李世不知所踪,监狱前方却依旧乱作一团,“牡丹坞”的扛把子陈七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正死命攻击栾少,便飞身拦在陈七前面。
“七兄弟,也请慢些动手......,这里面一定有所误会……。”
陈七恨栾少落井下石,将其弃于深坑而不顾,下手再无半分情面,手刀招招攻其要害。
栾少心虚,只觉刀光凌厉,根本不能招架,左支右拙,险象环生,眼看两记手刀就要劈到自己身上,口中暗暗叫苦。
一道人影闪过,尹九幽后发而先至。
那两记手刀之力,都打在尹九幽背上,却如泥牛入海,消失无踪。
尹九幽转身,不怒而威。
“住手。都是自己人,打什么?”
陈七见到冥王现身,只好收手,正待分辨,突然听见缓过气来的栾少,指着潼关大狱的屋顶,大叫一声:
“你们看,上面破了一个大洞,李世一定是从那里逃走了……。”
此时县令无常也从地上爬起,捂着胸口道:
“他逃走了吗?快追啊......,他应该跑不了多远。”
冥王尹九幽却伸出手掌,拦住众人。
“薄柿”计划,并非要取李世性命,而是要套出李世关于七彩玲珑甲的秘密。
这一点,尹九幽已经成功了。
“穷寇莫追。李世的秘密已被我知晓,他已经没有多大作用了,下次再见到此人,不必手下留情就是。”
说完他走到栾少身前,伸出一只手掌,缓缓问道:
“你先前偷了雷有同的灵罗玉佩,放在何处?速速给我。”
栾少虽不知尹九幽有何用意,却仍是将怀中玉佩摸了出来。
“啊,这块玉佩呀,这是雷有同找百里求贤拜师学艺的信物,我早就没用了……。”
他将玉佩交到尹九幽手中,有些不舍,却也无可奈何。
尹九幽接过玉佩,仔细端详,果然与自己见到的光圈图案一模一样,不由得狂笑一声:
“哈哈哈哈……。”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来这就是七彩玲珑甲,最后的秘密……。”
他扯下囚衣,露出里面一整套麻衣布块,将手中灵罗玉佩,放在胸前隐约印有的图文之处。
监狱火把突然大亮,浓烟四起。
麻衣布块竟然吸住了灵罗玉佩。
“腾”地一声。
尹九幽周身显现出数道发光的纹路,往灵罗玉佩之处汇集,熠熠生辉。
“对了,对了,我终于要大功告成了,哈哈哈哈哈……。”
望着身上七彩玲珑甲焕发出的光芒,尹九幽得意忘形。
所有的发光纹路,终于汇集到灵罗玉佩之上。
碧光凸显,晶莹剔透。
“轰”。
灵罗玉佩爆发出了刺眼的强光,令在场众人纷纷睁不开双眼。
七彩玲珑甲,到底会是什么模样?
重犯监牢里,鸦雀无声。
前后众人,屏住呼吸,见证着奇迹的到来。
“啪……。”
一声清脆响亮的破碎之声,打破宁静,紧接着绿光消失殆尽。
正当尹九幽满怀信心,期待见到七彩玲珑甲真正模样之时,他胸前的那块灵罗玉佩,竟然四分五裂,碎成一地残渣。
火把摇曳,哔啵作响。
发光纹路逐渐隐退。
光线慢慢黯淡下来。
七彩玲珑甲又变回了麻衣布块的模样,平平无奇。
“怎么回事儿?”
尹九幽后退三步,举手抱头,心有不甘地望着身上麻衣布块和地下碎片。
“李世明明说雷有同的这块玉佩,就是七彩玲珑甲最后的部件,为什么它会无端端碎裂?”
他蹲下身来,捡起一块碎片,不住摇头,喃喃自语:
“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栾少见脚下有一块灵罗玉佩的碎片,也将之拾起,不解地问道:
“冥王大人,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尹九幽脸上皱纹不住抖动,两只手指将玉佩碎片,捏成粉末。
他为了骗取李世信任,将这张老脸弃之不顾,施展地狱转轮大法,提声吊气地模仿“沈梦”,在李世面前惺惺作态,毫无尊严可言,到头来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尹九幽终于恼羞成怒。
“为何不是这块玉佩?为何不是这块玉佩?七彩玲珑甲最后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哼,李世啊,李世,没想到,老夫千算万算,仍是被你给骗了……。”
尹九幽怒不可遏,起身双掌运力,左右分金。
重犯长廊两旁,关押着两名不相干的犯人。
他们早已远远地蜷缩在角落,不敢抬头,此时突然有两道掌风,席卷而来,同时发出了一声惨叫,双双七孔流血而亡。
尹九幽紧闭双眼,胸口不断起伏,站在原地,一声不吭。
栾少见到尹九幽气成这般模样,哪敢再问?
气氛一下子变得异常凝重,众人都没有说话。
良久。
终于还是县令无常率先出声,却是对着凭空出现的两人发问。
“七兄,呼延大王,你们二人怎么会忽然在这儿?”
陈七盯着栾少,恶狠狠地答道:
“沈梦,沈梦还没有死啊……,我就是被她捉来的……。”
此言一出,众皆哗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