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马林之诗 > 第七百八八节:地铁里的生活(三)

用鹿肉开道,辅以美酒,马林很快就和各路人马打成一片,这让马林很快就了解到,之前来看他的那两个叫门德和斯克科的家伙来自不同的团体,其中门德是瑞克的人,对于瑞克一直没有让他来探马林的底,在见到斯克科时马林就已经做到心里有数——瑞克说到底,还是没有彻底相信自己,太过强大总会令人心生畏惧,这很正常,扪心自问,如果马林坐在瑞克的位置上,只有瑞克那样的实力,碰到一个和马林这样强大的孩子,哪怕别的营地的老观测者表示他没有问题,也不可能冒冒失失地让自己的观测者与马林接触。
毕竟强大如马林这般的存在,在刹那之间扭曲一个非传奇阶位的观测者的认知并不是什么难事,而观测者也不是什么大头兵,一个营地一天死百八十号大头兵不算什么,让他死两个观测者,只怕营业主能哭成泪人。
但是当斯克科来的时候,让门德跟着过来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毕竟如果没有问题,那自然是最好的,真要出了问题,斯克科作为传奇观测者,多少也能够给门德创造一丝逃跑的机会。
只要门德和斯克科能逃走,死再多一般大头,想来瑞克营业主连眼睛都不会多眨一下。
嗯……应该就是如此了。
当然,马林也不会因此而厌恶于瑞克,多疑求存在马林看来才是正道,一个凡人对于来历不明的传奇心怀畏惧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要是瑞克看到马林纳头就拜,那马林对于这位营地主为什么能活到现在就真要表现出极大的好奇心了。
不过让马林更好奇的还是斯克科的身份,这个传奇观测者在直击马林的真身时竟然能够自行抵抗畸变,这让马林对于这个年轻人的血脉有了一丝好奇。
马林还因此而特意嗅探过这个年轻人,发现他的身上有着一丁点神性血脉,应该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他的先祖之中有人高举神座,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够在直面马林时活了下来。
当马林救下门德并抹去这个中年人在畸变尽头时的苦痛时,斯克科选择了与马林开诚布公——他也知道他的家族中有神明的存在,所以他对于见到一个在人间行走的神明并不感到太过奇怪。
他好奇的是,为什么马林能够行走得如此潇洒,因为正常情况下,任何神明在人间行走,都会被行星意志所束缚,不只是神明,甚至连强大一些的传奇都能够感受到那份压迫力。
但是在马林身上,他看不到任何压迫与束缚。
马林当然不会告诉这个年轻人他和他们脚下的行星达成了什么交易,所以也只是带着他去了地面一次,打了一次猎,用肉食来拉近营地众人与自己的距离,同时马林还有一些问题想要问大家。
比如说,纳垢的大军是被谁给击败的——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纳垢的军团一路往南,然后在不知道怎么一回事的情况下,纳垢的那一次看起来已经势在必得的入侵突然就那么消失了。
马林问过图林,这年轻人说不出一个所以然,对此哈尔说出了原因——图林的历史成绩从来没有上过两位数。
哈尔倒是知道一些——这一地区的历史书里有写,有无名的英雄击毁了混沌大军的首领,他与那个首领同归于尽于华盛顿特区,混沌纳垢的军队因此被放逐回了亚空间,代价是这一大陆行星意志对于强者的压制力极高。
哈尔还表示,像马林这样的传奇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因为马林身上似乎看不到任何压制与束缚,马林对此笑了笑——当然不可能有所谓的压制与束缚了,我现在跟玛娜站在同一条壕沟里,一起拼死拼活得想要救世呢。
同时对那位无名的英雄表示了敬意——马林特意问过了玛娜,这小家伙表示当年的确有这么一号猛男,此君也是身处黑暗(也是某个邪教教主的儿子),但心向光明,在大毁灭之后,他把他的父亲给宰了,然后将教派教义曲解成信仰他,在几年内就让他成为一个神明,然后这小子直接就跟纳垢军团的那位神选冠军干了一架。
最后他杀死了那个神选冠军,但是他也受伤过重,为了不让自己的灵魂被纳垢束缚,这小子选择了自我毁灭,玛娜亲手送它进得星界,正因为如此,为了不让第二个成神的家伙出现,玛娜对于北美的控制是非常严格的。
事实上,北美也因此元气大伤,幸存者们不是躲进中美洲的空旷原野成了土著,就是藏在地铁里默默求生,他们甚至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一切的发生,只有当初那个年轻人的追逐者将他的事迹写成了历史书,但哪怕如此,流传下来得也极为稀少。
所以也不怪图林,就连哈尔这样的历史高材生,也对这段历史知之甚少,他甚至不能肯定这一切是不是真的——毕竟在他们法师圈的成员们看来,大毁灭之后留下来的那些所谓历史已经是完全不可考的假历史,有太多的真真假假在其中,最好的办法就是啥都学,然后什么都不信。
马林对此也是感叹,这家伙应该就是当初第一个成神的家伙,也是头铁,刚刚成神就能够把纳垢的神选冠军给宰了,虽然自己也因此而躺尸星界,但这还是不妨碍马林称他一声猛男。
没有他这一战,地球文明只怕也熬不到这一天,在马林看来,北美有这么一位猛男,他的所作所为就值得让马林下定决心拯救如今这片土地上的所有人类。
同时,马林也敢肯定,这位和他一样,都是想要拯救这个世界的年轻人,他失败了,但也成功了。
这给了马林一点小小的启示——他的失败从根源上来说也是实力的问题,他的实力说起来有些勉强,和马林比起来还有些不余,而且他也没有任何能够帮助到他的,比如说无名氏,比如说玛娜这样的行星意志,在马林看来,这位与自己相比起来劣势太大了,当然他和纳垢的神选冠军同归于尽也是非常无奈的情况——他再不站出来,纳垢的军团就会席卷整个美洲大陆。
这让马林对于这位心存敬意——虽然实力不够,这位也应该明白,但是他还是站了出来。
他配得上英雄一词,虽然他是一个神明,这一切让马林极为惋惜,也极为感叹。
不过话说回来,斯克科似乎就是这位的后代吧,因为马林多方打听,只确认有过这么一位神明。
而斯克科身上也有神血传世,这让马林对他心生好感,毕竟斯克科是那位的后代,他的家族能够传承到今天,挺不错的。
………………
斯克科坐在一旁,他的上司正在和瑞克营地主还有林恩营地主在讨论接下来的防御行动,在北方日渐严峻的情况下,核心区的上等人们有些想迫不及待地想要将马林殿下调往北方。
斯克科的上司也是刚刚获得了这一指令,正在考虑怎么和马林殿下说明。
是啊,说明。
如果他只是一位阁下,那就不需要什么说明了,命令就是命令,一个传奇再怎么强大,也不可能和拥有几十位传奇的核心区上等人们争上一个高低长短。
只可惜,他是殿下,而且是一位看起来还没有成年的殿下。
斯克科曾经在历史书里看过一个古老的故事,在大毁灭来临的最初岁月里,有那么一位地上行走的神明在人类文明至黯时刻挺身而出,他与那位纳垢神选冠军同归于尽,拯救了这片大地。
斯克科以前一直都不认为这是真的,因为这听起来更像是一个故事,只不过是那些面对苦难的人编织出来自我安慰的故事,但事故太过美好,反而让斯克科心生敬意,他们的先祖,只是听着这样的故事就熬过了最困苦的岁月。
但是现在,当马林殿下出现在他的眼中,斯克科这才惊觉于之前的自己有多么愚昧——是啊,历史是故事,但有些故事是杜撰的,而有些似乎看起来是现实改编的。
看起来,当年的确有英雄救过世。
而如今,马林殿下出现了,这是不是代表着……终焉即将到来?
是啊,终焉,星相师们已经很久没有宣布过什么预言了,有人说,星相星们黔驴技穷,他们已经编不出什么新的故事了,但是斯克科作为传奇,多少也知道一些内幕,比如说……终焉。
混沌的入侵将会在接下来的岁月里越来越快地出现,直到最后的入侵来到。
这是传奇的小圈子里流传的故事,一般来说,这种传言很快就会被当成笑话,但是这一次,这个笑话流传了很久,至少也有差不多两年了。
而当斯克科看到马林殿下的神性时,唯一的感觉就是死里逃生——斯克科的家族祖上有过极为强大的存在,这是家族中流传的故事,在今天之前,斯克科只认为自己家族先祖很有可能会是一位非常强大的传奇。
但是今天,他看到了马林神性中的双面性,在他的眼里,马林是盾牌,是卫士,是救世的神明,但他同时也是术士,是审判,是无情的死神……太危险了。
有那么一个刹那,斯克科认为自己死定了,因为直视神明需要付出代价,尤其像是马林殿下这样的存在,在斯克科的眼里,马林殿下的善良一面是无害的,他不会因为直视善良一面而受到损伤,但是马林殿下还有另一面,在他看来,直视死神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死了。
事实上,斯克科知道那个叫门德的中年人是真的死了——如果没有马林殿下伸出他的手虚抬了那么一下,观测者门德就已经是一个混沌卵或是别的什么鬼东西了。
至于为什么是混沌卵——在这个世界与亚空间如此接近的现在,不变混沌卵还能变什么?总不能大变活鲑鱼吧。
正因为如此,当斯克科发现自己并没有变,甚至还因此被马林殿下直视了一眼还是没有改变的时候,这才惊觉于自己的血脉强度。
虽然马林殿下的那一眼是善意的,但面对直视还是没有任何变化,说出来真的会非常令人惊惧——斯克科,咱们家祖上到底是人还是鬼。
这是斯克科当时唯一的想法。
不过话说回来,这事不也是挺好的吗。
这是斯克科现在的想法。
朋友,我祖上阔过。
这句话在以前,是斯克科用来和朋友们吹牛时用的。
如今这句话依然可以在吹牛的时候用,只不过在斯克科看来,这句话已经不再只是吹牛的大话了。
真的,朋友,斯克科家的祖上,真的阔过。
想到这里,斯克科注意到了自己上司和两位营地主之间的对话结束了,他们开始喝酒,这让斯克科低下了头,低调做人的同时,他看向了那位殿下。
马林殿下正在和一个老人交谈……真奇怪,这个老人是谁。
好奇心让斯克科问向了一边的老杰克——大家都是观测者,老杰克的运气不错,第一个见到了马林殿下,肯定也是被马林殿下扶过一把,而且后续看起来也得了好处,那种据说能够让老人回春的药剂斯克科也只见过一眼,但可以肯定药剂很好,老杰克这种七十多岁的老家伙现在的身体素质都能够吊打一些身体素质不怎么好的年轻凡人了。
“所以说,人这种生命,运气真的挺重要的,那是比尔,我们营地的冒险家,是他们碰到了马林殿下并将他带回了营地。”
比尔的回答让斯克科有些羡慕——这可是真正的运气,他之前还在想,马林殿下是怎么进入的地铁,现在看起来,这个叫老比尔的家伙,似乎也有一场好前程啊。
真是令人羡慕的老家伙。
斯克科想到这里低声长叹着。
不过,他也就是羡慕而已,毕竟如果随便什么事情都需要他来妒忌一次,只怕斯克科早就已经畸变成怪物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