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网游竞技 > 贪恋你的温柔 > 【第七章】

  冷落落看着凤雅晨的神情,知道自己多说了,垂下头,呆呆的说,“雅晨,对不起啊,我一时心急才会这么说,别往心里去。”



  “没有,小别的事,就是我的错。所以,现在我才想要挽留老韩。”



  “可是老韩和小别不同啊。你自己好好考虑吧。”冷落落整理好东西装在自己的包里,看着凤雅晨换回了衣服,就把医生留下的跌打药膏给凤雅晨。



  “我去看我一个学生,你要想走,就先走吧。”



  “恩,我先走了。”凤雅晨可能感受到了两个人之间的那种尴尬的气氛。就点头先走了。



  “好。”冷落落留下这句话就走了,凤雅晨看着冷落落离开的背影,叹口气。



  冷落落离开病房,看着凤雅晨呆坐在病床上的样子,有点窒息。像是为凤雅晨心疼,也像是对她们境遇的可怜。



  她一直都认为凤雅晨冷静的可怕,她疯癫,爱闹,却从来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



  可是,凤雅晨对老韩,却是,依恋的严重,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凤雅晨对老韩这么的死心塌地。但是,凤雅晨对老韩是真的有些不一般。



  冷落落回过头,关上门,就离开了。刚刚她把她们之间的气氛弄得有些僵硬,更何况,她真的要去看她的学生。



  “老师,你来了啊,来这么早?”生病的学生看到冷落落有些意外,昨天晚上,冷落落离开的时候就比较晚了,早上还特意的赶过来,让他有点感激这个老师。



  “嗯……怎么样?舒服写了吗?一会医生上班,就做手术吧。”毕竟是个大事,还是要学生自己嗯意见的。



  “嗯,好。老师,你让同学在这里陪我就好了,你就不用来了。耽误你的时间。”



  “好,你好好休息吧。”冷落落是真的很累,也懒得去应付这些事,虽然她是一名老师,可是,学生在她的面前终究还是有些拘谨的。所以她,倒不如不来呢!



  冷落落拿出手机,再次按下了那个号码,得到的,还是关机的提示。到底怎么了?冷落落终于按耐不住了。



  她离开医院,就拦了一辆出租,报出了公司的地址,突然想到了方止,方止和慕容清在一个公司啊。就给方止打电话,“方止,你在上班吗?”



  “嗯,怎么了?”



  “慕容清的手机一直关机,我想去公司找他,不知道他在不在。”



  “关机?可是慕容清请假了,还是长假,还给公司找了一位实力相当的律师来了公司,说是帮助他工作。”



  “这些你不知道吗?”方止末尾又加了一句,按道理说,慕容清这么大的动作,冷落落不应该不知道啊。



  “不知道,算了。那我就不找他了。”



  “好吧,也帮不上你忙,师姐怎么样了?”方止还想着凤雅晨,就顺便问问。



  “嗯,她很好。”冷落落因为挂念着慕容清,回应的有些敷衍,方止也听出来了,正好,他手头也有工作要处理,就匆匆挂断了电话。



  正好这时候出租车也到了地方,“姑娘,到了。”



  “哦哦,好,麻烦你了,师傅。”被迫拉回思绪的冷落落下了出租,看着近处的公司,也不知道应该再去哪里。



  突然又想起了一会要在医院做手术的学生,又拦了一辆出租回医院。



  当一个人抑郁,心情不好的时候。总想着能有什么事情来牵绊自己,那样就可以让自己忙碌起来。暂时忘掉一点的伤心。



  冷落落回到了医院,果然看着一切都开始忙碌起来,冷落落赶紧去看学生,发现自己的学生很是淡定,让自己有点失笑。



  真是一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



  正想着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冷落落拿出来一看,却把自己吓了一跳,“慕容……”



  “落落,在干嘛?”慕容清的嗓子有些沙哑,一句话明显的听出了他的疲惫,冷落落不由得抓紧了自己的衣角。



  “我在医院呢。你现在在哪里呢?”



  “医院?!你怎么了?哪里生病了?!”慕容清的声音突然紧绷了起来,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



  “啊……不是我,是我的学生。我来陪着,倒是你,打电话为什么关机啊。”



  “我,一言难尽啊。”慕容清的声音里面有说不清楚的哀愁,冷落落明显的听了出来。



  “发生了什么?”冷落落握紧手,不想听到任何不好的消息,陆秋,她还是没有办法释然。



  “我来了美国,陆秋她……病情严重了,现在,谁都不认,陆家的人担心,就让我带她来了美国,你……”



  “谁都不认,那她认识你吗?”



  “嗯……”虽然不知道冷落落为什么这么问,但是,他还是如实回答了。就是因为陆秋现在只认识他一个,所以,他放手的理由就更渺小了,更何况,这次犯病,还是因为他。



  “慕容,我们分手,好不好?我不想让你愧疚,对陆秋的那一份愧疚,我知道你爱我,就够了。”



  “不可以!落落,不可以!我不会同意分手的!”慕容清整个人就狂躁了一般,怒吼着。



  “可是,慕容,分手,对你,对我,对陆秋。都好啊,我们两个谈恋爱,就是对我们三个的一种煎熬。放手吧。”冷落落捂住自己的嘴巴,努力的压制住自己的眼泪,她不想让慕容清听到她的不舍,那样,更不容易分手。



  “不好!你那样只会更加的折磨我,更加的折磨我!也会更加的折磨你自己!冷落落,你扪心自问,你不爱我吗?!”



  “我爱你啊,慕容清,正因为爱,才要你放手,我不想看你这么累!不想看你这样疲惫的跟我电话,更不想我每天每夜无法阻止的思念你。慕容清,我们分手吧,好不好?”



  “落落。如果现在你也不在我的身边了,我还有什么动力去继续走呢?”慕容清轻呼出一句话,这句话,只有冷落落知道,她有多么的沉重。



  “慕容,我们在一起,不过五个月,为了我,值得吗?”



  “五个月,早已经超越了我存在的三十个年头,落落,不要松开我的手,让我醒来,还能想起你对我的期盼,那就是我最大的力量。”



  “好,慕容清,我们不分手,我支持你。”



  “谢谢,谢谢你,落落。”慕容听到冷落落的这句话,整个人就放松了下来,他已经踏出了太多步,不能再回头了,更何况,走出第一步的时候,他又何曾想过要分手呢!



  冷落落再也抑制不住的大哭了起来,再也没有办法装出那副无所谓的态度,再也没有办法隐藏对慕容清的那份思念。



  “慕容,我等你。”



  “好。”



  泪流过了,心死而复生,仿佛又获得了无数的动力,让她开始活络起筋骨。



  可是,她从没想过,远在另一方的慕容清过着怎样的生活。



  陆秋的症状真的已经是痴傻的状态了,看见东西就想吃,吃不了就想扔,不再注重仪表,全身松松垮垮的衣物说明她此时的状态。



  陆秋看见慕容清就叫他的名字,握住他的手臂,不让他走动,慕容清开口说话,陆秋就捂住耳朵,不想听,慕容清说话的声音变大,陆秋就会冲上去撕咬他。此时的陆秋,疯狂的让人害怕。



  慕容清没有办法办理手续,他和自家老人摊牌,老人虽然想让他有一个正常的家庭,可是对陆秋,对陆家,他们也要有个交代。



  而陆家,明确的表示了他们的意见,离婚可以,前提是陆秋的病必须好,如果,陆秋不能正常着签字离婚,一切都不做数。



  因为两家常年的关系,慕容家也没有再说什么。只好让自家儿子尽力的去医治好陆秋。



  他也终于明白了,一时的慈悲并不是可以原谅的理由。他的所作所为,全部都是咎由自取。



  他爱冷落落,当然不会让冷落落受委屈,日后以小三或者地下情人的身份生活。他舍不得。



  这样的日子他不知道还要坚持多久。



  等冷落落稳定好情绪的时候,她的学生已经出来了。看着一切都好的景象,冷落落发自内心的露出了这几天的第一个笑容。



  学生因为打了麻醉,还在昏睡中,冷落落也没有多留,回到学校要给学生办理一系列的手续。



  没有了那么多烦心事,终于可以正正经经的上课了。只是,凤雅晨的状况,被她自动忽略了。毕竟凤雅晨那是她自己的事情,别人为她考虑再多,终究不是她最想依赖的人。



  其实,冷落落突然也觉得无所谓了,凤雅晨自己觉得值得就好了啊,她又何必想那么多,白白的伤了她们之间的感情啊。



  感情真的很脆弱,获取信任可能需要十年二十年甚至一辈子,信任崩塌却只要一瞬间。所以啊,她可不能再那么的较真了。



  冷落落打着车回到学校,突然得到一个消息,让她不知所措。



  这些的流言蜚语,竟然会这样的传播,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